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我的莫格利男孩小說 > 第五十章再續前緣

第五十章再續前緣

鄭理擦掉最后的眼淚,跟著其他探視者從小門里走了出來,抬頭,看到夕陽下白藝凌正等待著他的身影。

白藝凌走上前,牽起鄭理的手。

“他還好嗎?”

鄭理點了點頭。

“那就好。”

白藝凌想走,卻見鄭理猶猶豫豫。

“自從上次你問我答案以后我就一直在問自己,如果未來沒有孩子,我還能享受天倫之樂嗎?我現在終于想清楚了。”

白藝凌看著鄭理嚴肅的臉,有點緊張。

“我是很喜歡小孩,將來如果沒有孩子,我可能會有點孤獨。但是,我喜歡的事情還有很多很多,就算他們全部加起來,也沒有一件能比得上你。經歷過我爸的事,我才知道,比起往后擔心這些虛無縹緲的不確定,沒有什么比享受當前、和最愛的人在一起更重要。我不想再失去任何一個重要的人。”

鄭理牽起白藝凌的手,白藝凌本能般的想閃開,卻還是被鄭理牢牢抓住了。

但她卻不敢面對這位帥氣的王子。

“鄭理,我覺得我們都需要一點時間。對不起在這個時候,我還是無法回應你對我的喜歡。是的,我此時此刻相信著你是愛我的,我也一樣相信愛情。但婚姻不是愛情那么簡單,婚姻需要背負更多。請原諒我,我不是對你沒有信心,我只是此刻還無法面對未來的歲月。”

“所以這段時間你就一直躲著我嗎?”

“我不是躲著你,我只是要想清楚。請再給我三個月的時間,我一定會給你也給自己一個滿意的答案。好嗎?鄭理。”

鄭理看著白藝凌的眼神,他知道可能這次放手就再也回不到從前了,但也不知道哪里來的勇氣,此刻他真的愿意相信白藝凌。

“好的,我等你!”

說著,鄭理輕輕放開了手,因為他愛她,所以決定不讓她為難。

晚上,眾人齊聚一堂,其樂融融,圍在凌熙家的桌邊碰杯。

唐澄等人碰完杯,一飲而盡。

“爽!”

唐澄看著自己的空杯,再看看一旁莫格利和陸子曰喝著一咪咪口小酒,不由得十分鄙視。

陸子曰見機把話題轉移到了莫格利身上:“現在所有事情也都告一段落了,日子是不是還得過下去?原來該干什么,現在是不是還得照干?所以莫兄那枚珍藏的戒指準備什么時候物歸原主啊?”

凌熙害羞,正等莫格利回答,誰知莫格利又把話題拐了回去。

“麻煩請回答你們自己的進展先,家長大人都見面了,好事將近啊子曰兄。”

眾人起哄,一時間把所有灌滿酒的酒杯伸向陸子曰的面前,陸子曰聞著酒氣,十分尷尬。

唐澄為了不讓男友難堪,直率的說:“好了好了我來回答。我來宣布吧!經過我們商量,我們決定——不結婚!”

屋內忽然都鴉雀無聲,唐澄繼續說道。

“戀愛就一定要結婚嗎?被父母催得緊就一定要服從嗎?我們不可以有自己的相處方式嗎?除了婚姻,人生還有很多種可能,我們是不甘被世俗束縛住的現代青年,我們就不結,以上!”

眾人愣住之后,凌熙開始帶頭鼓起了掌聲。

“厲害,有魄力,夠先進!”

儲時也表示終于不用辛苦存錢給包大紅包了。

凌熙偷偷望向莫格利,莫格利的臉上并沒什么反應。

凌熙心底有一些些失落,她伸手想在桌子底下牽起莫格利的手,莫格利卻在不經意間抬手伸向了桌面上,凌熙抓了個空。

飯后的天臺上,風很安靜。

樓下傳來一陣陣狂呼,也沒有打破這里的平靜。

凌熙走上天臺,見到莫格利一個人站在天臺邊遠眺。他的背影配合著夜色孤獨又寂寞,像是下一秒就會離人遠去。

凌熙悄悄走上前去,從身后攔住莫格利。

莫格利被突然抱住,一怔,回過神來。

“你搬回來吧。”

“怎么了?”

“你搬回唐澄家吧,也不差你這一頂帳篷。如果你一直漂泊在外,可能有一天就像蒲公英一樣飄走了,我連花瓣都抓不到。”

“你知不知道分手的時候有句話我是真心的。那就是——我真的不、想、睡、帳、篷、了!”

“那行呀,還有一條捷徑你要不要走?”

“什么?”

“跟我結婚啊,結了婚你跟我睡一起,就不用再住帳篷了。”

莫格利一笑,沒有接話,繼續眺望遠方。

“干 --------------------------- 嘛,你這個表情,是不想跟我結婚?”

“凌熙,我還有一件事情要解決,我……”

不等莫格利說完,凌熙用力地點了點頭。

“嗯,我相信你!我等你!”

樓頂的風吹地凌熙很舒服。她伸手橫抱住莫格利,把頭埋在了他的胸膛里,只享受這一刻的平靜。

沒有過多久,儲時的爸媽也來到了中國看女兒。

他們尋著地址找到了唐澄的家樓下,卻被匆忙出們的莫格利撞了個正著。

儲父撐著莫格利的手站穩,剛想開口說話,卻抬眼看見眼前的男孩兒,心中頓時有一種異樣的感覺彌漫開,他完全愣住。

“這位叔叔,您怎么了?傷到了嗎?”莫格利趕忙致歉。

此時儲時提著一袋蔥油餅慢慢悠悠走回家,見狀趕緊迎上。

“爸,你不會被我蛤蜊哥哥的帥氣迷倒了吧?”

儲父這才松開手,回過神來。

“抱歉,剛才以為看到了一個熟人。”

“熟就對啦!爸媽,這就是我想介紹給你們認識的特別照顧我、人特別nice的蛤蜊哥哥莫格利和凌熙姐!我跟你們提過好多次啦,必須熟啊!”

儲母立刻伸手握手:“原來你們就是小麻煩天天提到的凌熙和莫格利啊!幸會幸會。”

“原來是儲時爸媽,幸會幸會。”

儲父儲母與莫格利和凌熙輪流握手,待與莫格利握手時,兩人的手握緊并沒放手。儲父和莫格利心中,都有一種神奇而抓不住的感覺滑過。

凌熙疑惑地看著面前這個場景,總覺得哪里不太對勁。

唐澄家十分熱鬧,昏黃的燈光下,莫格利、凌熙、唐澄、陸子曰、儲時,以及儲時父母和唐澄父母齊聚一堂,坐在新的沙發上喝茶聊天。

“叔叔阿姨,初次見面就送這么大壕禮,我也只能謝謝再謝謝了!”唐澄接過儲時父母的禮物。

“客氣什么呀,都二十多年沒見你了,再加上你照顧我們小麻煩這么久,送點薄禮應該的!”儲時母親非常感激唐澄對儲時的收留之恩。

那一邊,唐澄母親抱著一大堆相冊,從唐澄房里跑了出來。

“終于找到了!你猜,我們上一次見面是什么時候?正好是8年前的今天!巧不巧?”

“自從我們去了美國,見面的次數屈指可數,可惜呀……”儲時父親說道。

“這次老屋重新裝修,我把這二十多年攢的相冊都翻出來了,小孩兒們來看看,變化大不大?”

唐澄母親翻著相冊,小輩們也湊過頭來看。

這些照片全是四位長輩、同一個動作的擺拍,照片底下分別是2011年、2007年、2003年、1998年……時光在照片上留下痕跡也在臉上刻下歲月。

陸子曰說道:“哇,各位長輩果然很潮,我們怎么就沒想到用這一招紀念青春呢?”

凌熙不以為然:“現在也不晚啊,明天就去拍!你還可以拍單人的雙人的花式的情侶的,一次拍個夠!”

陸子曰和唐澄猛點頭,只有莫格利的臉上流露出一個不經意的落寞表情。

唐澄父親說:“還有更早的呢!快翻翻,給他們看看我們年輕的風貌。”

唐澄母親翻著相冊,一邊翻一邊講故事。

“老唐和老儲以前就是鄰居,兩人都對生物著迷,后來一個去當了野外攝影師,一個去搞了生物學研究。用你們的話講,真是一對好基友。”

“等等!”

凌熙懷著好奇心又把相冊翻了回來,沒注意到兩位長輩迅速交換了尷尬的眼色。也注意到,儲父和儲母臉上也流露出了一絲不悅。

“阿姨,這是唐澄?小時候這么像個男孩兒,果然長大是條女漢子!”

唐澄母親想翻篇,但有一只手把相冊翻了回去,她抬頭一看,見是莫格利。

莫格利看著照片頓感疑惑:“那個年代是不是很流行這樣的衣服?包孩子的襁褓圖案怎么都一樣呢?”

眾小輩不知為什么,氣氛一下子尷尬了下來。

儲時母親卻說道:“不會吧,這個襁褓是我自己秀的,不會有同款。”

“那好巧,我也有一樣的。”莫格利說。

儲母和儲父心底起了波瀾,他們抬頭看向莫格利,莫格利正拿出錢包,抽出了自己在里面的嬰兒照片。真的哎,是一樣的。

儲父和儲母簡直快要不能呼吸了。她顫抖著手接過照片。

“莫格利,你小時候和唐澄小時候長得這么像?”陸子曰不明所以。

她還想繼續發問,卻被一旁的唐澄扯了扯衣服示意閉嘴。

&nb 在線閱 讀網:http://www.ubscfd.live/
排列五走势图综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