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我的莫格利男孩小說 > 第四十七章 突發意外

第四十七章 突發意外


家里的壓力不小,鄭偉玨最近工作上也不是那么順利。

之前凌熙從垃圾堆里翻出來的材料,有詳細的風羽傳媒合伙伙伴資料。從那之后,李昱珩一直在風羽傳媒的客戶中奔波,確實也撬走了不少客源。

鄭偉玨坐在辦公室里,手握滿篇赤字的財務報表,正對秘書發火。

莫格利敲門進來,審度狀況,對著秘書擺擺手,示意她先出去。

莫格利還沒想好如何開口,鄭偉玨就率先發難了。

“你就任憑凌熙這樣胡鬧嗎?”

“鄭總,我這就去解決?!?br />
莫格利轉身出門,手已經落在門把手上,卻被鄭偉玨叫回。

“不用,這次我親自去?!?br />
“沒必要吧?她這一點小把戲,用不著您親自上陣?!?br />
鄭偉玨起身,仿佛看穿了莫格利:“只有我合適去,我要給她一點教訓?!?br />
同時他還吩咐秘書給莫格利定張機票,說業務主管在外地談客戶,自己不放心,讓莫格利去盯著。莫格利忽然意識到,鄭偉玨不放心的不是別人,正是自己。

凌熙換好了SPA會館睡袍,在休息區一眾陌生臉孔中尋找陳總的臉。

遠遠地,陳總笑著欠身向凌熙招手,凌熙一路跑過去。

“陳總您好,我……”

話音未落,凌熙就驚訝地發現,陳總對面坐著的,正是鄭偉玨。

陳總圓滑一笑。

“凌熙,你們也是老熟人了,有什么隔閡,當面講清楚就好。我先去里面蒸一會兒,你好了來401包房找我吧?!?br />
陳總說罷起身離開,凌熙知道今天這一切不是巧合,她看一眼鄭偉玨,索性坐了下來。

“有什么話就說吧,我們能在這兒遇到,應該不是巧合吧?!?br />
“凌熙,我是看著你長大的,你對鄭伯伯也有些了解?!?br />
“我本來也以為了解過你,可惜?!?br />
“有些事,你對我心存不滿,我可以理解,也想盡力補救。你想要什么?不用在我背后搞動作,直說吧?!?br />
“我想要你還我爸聲譽,要你當著沃夫全體員工的面澄清,我爸為人清白,沒有一絲一毫虧欠大家,忘恩負義的人是你?!?br />
“我真的想過,但現在不是時候?!?br />
“呵,你覺得我現在還能相信你嗎?騙子?!?br />
“我告訴你,我不知道你怎么找到的那些客源,但你翹掉的那些生意,對我來說就是九牛一毛?!?br />
“真的那么無足輕重,你就不會特意坐在這里了?!?br />
鄭偉玨聽著凌熙的話,如坐針氈。

和鄭偉玨不歡而散后,凌熙依約推進401房門。房間里沒人,一個屏風將房間隔斷成兩半,凌熙繞過屏風,看見后面的獨立汗蒸木屋。門沒鎖,凌熙推開木屋門,陳總不在里面,坐席上鋪著濕潤的毛巾,凌熙索性走進去,打算邊蒸邊等。

然后,她并沒有注意到,木屋門被人緩緩合上反鎖了。

時間一分一秒流逝。

凌熙變幻各種姿勢,坐著、躺著、斜倚著,自己編頭發,終于等不下去了。

起身開門準備出去,卻驚訝地發現,門把手擰不動了。她又用力擰了擰,還是打不開。門死死鎖著。

汗蒸房里的溫度指示直逼45度。

凌熙臉微紅,呼吸逐漸困難,感到有點缺氧。她拍了拍門背。

“有人嗎?外面有人嗎?”

屏風前,鄭偉玨正面不改色,怡然泡茶喝。

墨子資本的會議還在進行,李昱珩憂心忡忡,在“您所撥打的用戶正在忙,請稍后再撥”的提示音中放下電話。

凌熙最后一條消息來自兩小時前——我見到鄭偉玨了。

顧源碰碰李昱珩的手,李昱珩抬頭,才發現眾人正看著他。

“剛才的項目,李總您的意思?”

“我的意思是散會!”

李昱珩失態沖出會議室,留下面面相覷的眾人。

汗蒸木屋里,凌熙已經幾近虛脫,雙眼失焦,臉熱得通紅,胸悶不已連連大口喘息。

凌熙用盡最后力氣拍門:“有人嗎?開門啊……開門……”

豆大的汗珠從凌熙額頭上滴落,凌熙整個人斜靠著門背,緩緩滑坐在地上。

屏風前,鄭偉玨聽著凌熙的呼救,仍神態自若,慢嗅一盅茶。

莫格利在機場安檢門口預檢處等待,不安在腦海中不斷徘徊,鄭偉玨的話如在耳邊——只有我合適去,我要給她一點教訓。

莫格利越想越放心不下,將機票撕碎丟進垃圾桶,直奔SPA會館。

來到會館后他焦灼地在走廊中奔跑,走廊很長,兩側包房鱗次櫛比看不到頭,莫格利懸著心,一間一間找過去。

有時按耐不住推門而入,迎面而來就是一句“神經病”。

莫格利急得門都顧不上關,轉過掛角的那一刻,他聽到身后傳來凌熙微弱的呼救。

“有人嗎……開門……”

這樣微弱的聲音只有聽覺靈敏的莫格利才能分辨出其傳來的方位。

他順著聲音走到401門口,剛準備推門而入,鄭偉玨的聲音從屋內傳來。

“站立在營門三軍叫/大小兒郎聽根苗/頭通鼓、戰飯造/二通鼓、緊戰袍……”

莫格利眉頭緊皺,忽然猶豫。鄭偉玨的《定軍山》唱詞仿若戰鼓點,一字字打在莫格利的胸口。

鄭偉玨踱步在汗蒸木屋外,怡然唱著,拖延時間,為了讓凌熙恐懼。

“三通鼓、刀出鞘/四通鼓、把鋒交/上前個個具有賞/退后項上吃一刀……”

凌熙的聲音夾雜著哭腔,在鄭偉玨的唱詞里虛弱傳出。

“鄭偉玨,我知道是你,你開門!快開門啊……”

門口,莫格利胸口激烈地起伏著,鄭偉玨的唱段和凌熙的呼救不斷在耳邊交疊沖撞,最后變成漫長的耳鳴,嗡——世界瞬息安靜。

月色正好的那晚,他和凌熙恍如夢境的一刻在眼前浮現,凌熙的問話,好似來自遙遠時空

——……你呢?放棄我,就沒有一點點后悔嗎?

后悔!如果有機會重新選擇,哪怕當年真相成謎,莫格利也不會再放棄凌熙。

莫格利用力擰動門把手打算沖進去。幾乎同時,鄭偉玨擰開木屋的門,將凌熙放了出來。

凌熙體力不支,虛脫地撲跌在鄭偉玨腳邊,大口呼吸,漸漸緩了過來。

“凡事留一線,否則容易讓自己窒息,下次再發生什么,可未必有人給你開門?!?br />
聽到凌熙危機解除的莫格利嚇出一手冷汗,他伸手看了一下,哪怕為了自己,也從沒有這樣抖過。莫格利長出一口氣,不知道該不該感謝最后一刻不必沖進去的運氣,懸著的心落下了,卻好像被丟入無底深淵。

鄭偉玨打開門走了出來,莫格利趕緊閃身躲在拐角后。

待鄭偉玨消失在長廊盡頭時,凌熙扶著墻歪歪扭扭走出來。

莫格利只見李昱珩和自己同樣心急火燎,從黑暗中沖過來,一把扶住虛弱的凌熙。李昱珩不由分說,一把將凌熙抱入懷里。

“我不允許你再這樣單槍匹馬!我要保護你?!?br />
莫格利看著這一幕,心如刀絞。其實他才是最想保護凌熙的那個人!

凌熙迷迷糊糊睡在李昱珩大腿上,李昱珩坐姿筆挺一動不敢動,僵硬宛如蠟像。忽然,凌熙迷夢中翻身,李昱珩怕她跌落,急忙用手護住,總算解除了“僵硬封印”。

他疼惜看著凌熙那張略顯虛弱的臉,不知不覺有點入迷。

李昱珩不由自主伸出手,用手背搭了搭凌熙又嫩又彈的臉,又戳了戳自己。這才注意到凌熙已經醒了。

“我睡了很久嗎?我怎么出來的?”

“你什么都不記得了?”

“又不是失憶。我記得我被關在汗蒸房里,叫天天不應,叫破喉嚨,破喉嚨也不來……鄭偉玨那老狐貍還在外面喝茶唱戲!然后……”

“然后他把你放出來了,你晃晃悠悠走出來看見了我。吃飯去吧!補補你這沒重點的豬腦子!”

夜已深,普華大學外大排檔已沒有其他客人,昏黃的小夜燈懸在排檔前,在夜色里明明滅滅,騰騰的蒸氣從燒滾的餛飩鍋里冒出來。

凌熙和李昱珩在一張小方桌邊對坐。

“果然這人樹大根深,和陳總是一伙的,想扳倒沒那么容易……哎,我這樣杯水車薪地斗他,也不知道猴年馬月才能幫我爸扳回一局……”

李昱珩見凌熙失落,不忍心。

“我托朋友打聽過,鄭偉玨把全副家當都壓在森木里了,現在進退維谷,其他小項目本來不算什么,但眼下,他沒什么騰挪的余地,那就是牽一發動全身了?!?br />
“那我這趟沒白搗亂?他資金鏈上開了口子,是不是會再找投資人???我一定要趕在他前面游說那些投資人認清他!”

李昱珩皺眉,明顯表現出擔憂。

“他都這么威脅你了,你還愣頭青一樣往上撞???你這是飛蛾撲火?!?br />
“不然呢?看著他坑完我爸再去坑其他人,我坐視不管?我晚上會睡不著覺的?!?br />
李昱珩故作嫌棄,實則心疼:“行了,你也別摻合了,投資圈是我的主場,讓朋友們賣我個面子還不算難。你就好好休息?!?br />
老板端上兩份熱騰騰的餛飩,放在二人面前。

凌熙略顯失落埋頭狂吃,李昱珩用調羹盛起一顆餛飩,瞟她一眼,端到半空中,幾次想喂過去,都沒成功。他張嘴想繼續說什么,最終無奈閉嘴,似乎有些表白永遠無法啟口。

之后的一段時間,李昱珩一直陪著凌熙加班。

他們一起熬了好幾個通宵,李負責和客戶溝通,凌則對項目做了更多深入的研究。

這天深夜,李昱珩和三五客戶走出KTV,顯然都有些醉意。他強打精神,將客戶一一送上出租車,揮手目送車輛駛離。

“請務必幫忙,算我欠各位一個大人情!”

“李總,這不像你啊,這么賣力做些吃力不討好的事兒,你圖什么呀?”

目送客戶離開,他終于不必強裝笑容,疲憊站在城市的夜色中,胸口一陣惡心,他跑了兩步,撐住街邊電線桿狂嘔。

唐澄的Jeep車停在紅燈待轉區,她無意間眼睛向外一掃,看見了這一幕,略有些納悶。

綠燈亮了起來,后車鳴笛一直催促,唐澄只好開走了。

這天,李昱珩走進Y-home的時候,鄭偉玨迎面攔住了他。

“李總,我幾次到你公司去都吃了閉門羹,這就有失風度了吧?”

“掏了人家鳥窩,人家找上門來,我當然不能開門了?!?br />
“這我就不懂了,我和你充其量打過一場官司,沒什么私人恩怨吧?”

“那要看怎么說,街邊碰見個擺水果攤的,以次充好賣給我朋友,我也會提醒一聲?!?br />
“我們都是生意人,在商言商,為了斷我的投資,你跟別人簽對賭協議,低價抵押自己的股權,你有沒有考慮過,萬一,萬一你項目黃了,那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世事難料,您拿到森木的時候不也覺得走上人生巔峰了嗎?現在呢?擔心項目易主,擔心喪失決策權……累不累???”

“你這是損人不利己,不值得!”

“凌熙開心,就值?!?br />
剛出差回來的莫格利正好經過走到Y-home門口,聽見“凌熙”的名字,愣了片刻。

鄭偉玨推門而出,失態地朝電話對面呵斥撒氣。他一抬頭撞見莫格利,懶于隱藏眼中的怒火,直視著他。

“誰讓你延期出發,改簽機票的?”

“鄭總,公司最近忙中出錯,已經造成很多挽回不了的失誤了,你讓我去力挽狂瀾,我必須要做好準備再去談判?!?br />
“這么說你完全是為了公司利益考慮,而不是突然想留下來去辦點什么私事嗎?”

鄭偉玨上前一步凝視莫格利。

“你處心積慮到我身邊來,究竟想干嘛?”

“既然您心存疑慮,又為什么冒險把我留在身邊呢?其實從一開始,我的目的就清清楚楚擺在臺面上了,我無非想讓當年的真兇凌正浩伏法?!?br />
莫格利看出了鄭偉玨在強作鎮定。

“既然您覺得不方便,不如我離開公司,證據我自己想辦法查?!?br />
莫格利做勢轉身欲走,被鄭偉玨一把拉住。

“你想借我之手成你的事,我幫你也算對你有恩。不要在我眼皮子底下搞什么花樣,你還不夠斤兩?!?br />
說罷飛速離開,莫格利看著他的背影長吁一口氣。

李昱珩兩手提滿甜品,一邊側身推開門,一邊回語音。

“員工派發下午茶福利馬上到!老板當成這樣,真是夠夠的了?!?br />
李昱珩嘴上抱怨著,嘴角卻不自覺地上揚。他一抬頭,見前面莫格利正匆匆躲閃。

“你是在躲我嗎?”

莫格利只好停步,故作云淡風輕回頭。

“完全沒有。好久不見?!?br />
“前陣子在Spa會所不是見過嘛?!?br />
“什么會所?你認錯人了?我不會是你的心魔吧?”

“你是凌熙的心魔?!?br />
此刻,莫格利微信提示音響,莫格利看了一眼忽然臉色大變,急忙回撥電話。

“喂?你說那邊怎么了?”

莫格利邊快走邊聽電話,越來越氣,看了眼四周,尋找出租車無果,便直接跑向李昱珩。

“你的車,借我!”

莫格利來不及解釋,將手機夾在耳邊,雙手朝李昱珩褲兜摸過去,掏出了車鑰匙。

當他拉開車門,猝不及防看見凌熙的水杯插在副駕駛杯座里。來不及思考,莫格利便猛一腳油門踩了下去。

森木村莊背靠森林山地。

一幢村民房,李昱珩的車停在院子外。

村長將莫格利一路推出門,充滿敵意和不信任。

“你們還有沒有個完?一開始跟我們說是勘探的,后來又說是考察隊,帶著一大幫人上山,搞得烏煙瘴氣的,從來就沒見過考察還帶捕獸夾的,又挖坑又放煙,不知道在搞什么鬼!”

莫格利越聽越不對,急切得問:“多少人?上去多久了?往哪個方向走了?”

“你跟他們是一伙兒的吧?不知道,走走走!”

“您誤會了!”

村長不聽莫格利解釋,執意推搡著莫格利往外走,正在這時,身后傳來熟悉的聲音。

“小野?” 在線讀書:http://www.ubscfd.live/
排列五走势图综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