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我的莫格利男孩小說 > 第四十六章撲空一場

第四十六章撲空一場

名人公園外人流不多但也不斷。

凌宇和儲時平靜地坐在路邊的花壇邊,氣氛平和,兩人相對無言。

沉默好一陣子,凌宇才開口自嘲。

“我這個落魄樣子還偏偏就讓你看到了,真是諷刺。”

“你,還好吧……”

“你覺得呢?我現在的狼狽,是自作自受……現在這樣的報應也應該能讓你們寬慰了。”

“怎么會!其實剛才我見到你,都沒有想要逃跑的心思呢。這段時間在野外做環保,我心里已經很平靜了。”

凌宇看到儲時這么平靜,心里也如釋重負。

“是嗎。那我以后更不會來打擾你了,我不會再想見你了,也不會再來找你了。就當……我們沒認識過吧。”

凌宇兩只手不自覺的來回揉搓,顯示內心的不安和緊張。

“既然我們都可以放下,那凌伯伯呢?你對他的傷害要比對我的大的多,你真的……不打算再為他們做點什么嗎?”

“我能有辦法嗎?我現在對鄭偉玨的威脅是零。反倒是他無限制的超負荷運轉最有可能整垮他的公司。與其寄希望于我,不如祈禱他早日自行倒下。”

說完凌宇起身離開。

“時間不早了,我……要走了。你就當沒有見過我吧。”

儲時看著凌宇走遠的背影,孤單又寂寞,最后融入了夜色。

和儲時一起回到城市的,還有唐澄的父母,當然除了看自己的寶貝女兒外,他們還有別的任務——和“準親家”會面。

這天,唐澄父母如約來到陸子曰家。

唐父、唐母穿著戶外裝,膚色是健康的小麥色,陸父陸母則穿上了唐裝和旗袍,六個人第一次在同一個場合出現,彼此都掛著尷尬而不失禮貌的笑容,宛若突破次元壁的組合。

陸子曰和唐澄崩潰對視一眼,急忙打破這要命的沉默。

陸子曰向唐澄父母鞠躬:“伯父伯母好,我和家父家母歡迎二位光臨寒舍。”

唐澄回應著:“我也介紹一下,這兩位就是我傳說中的父母,到家里來大家輕松自在一點……”

正說著,只見唐父從背包里掏出一個足有手掌那么大,用盒子包好的重物。

“第一次登門拜訪,一點見面禮不成敬意。”

陸父小心翼翼接過,尬笑著打開,結果盒子里是塊石頭。

“這是我們收藏的一塊沉積巖,從紋路來看,至少是上千萬年前就形成的,可能還經歷過河道變遷、洪水泛濫、大風冰雹……這一層一層的變色,都是時間遺留下來的痕跡……我們希望唐澄和子曰,也能經歷時間磨練,像這塊沉積巖一樣。”

陸父、陸母一顆心總算放下來了。

“哎呦,真是太有紀念意義了,我們非常喜歡!”

六人在鴛鴦鍋前圍坐,桌上菜品多到盤子摞盤子。紅、白湯頭咕嘟咕嘟冒著熱氣,陸父陸母坐紅湯一側,唐父唐母坐白湯一側。

為了化解尷尬,唐父開始打開了話題。

“外面呆久了,有時候跟動物比跟人熟。有次我倆拍獅子,太遠,中間都是雜草,我們就慢慢挪過去,越靠越近,最后也就隔那么幾米,獅子看著我們,完全沒有敵意。”

唐母也說道:“太近了,近得都能看清獅子的胡須。那就是大自然的恩賜,是在野外最最幸福的時刻。”

看唐父說到興奮時,陸父也一起應和。他起身一挪椅子,不當心撞到了陸母的腳踝,高跟鞋一崴,陸母一個沒站穩,雙手撐桌,意外按到了麻將桌控制鍵。

桌正中,火鍋徐徐升起,桌布牽扯著擺盤統統命懸一線,看得唐父唐母目瞪口呆。陸母手忙腳亂狂按開關,開關失靈,眼看桌上食材要翻。陸子曰和唐澄撲上去搶救,端起盤子,唐澄父母也反應過來跟著一起端。

“電源電源!拔電源——”

陸母踢掉高跟鞋沖向插電板,俯身拔下的那一剎那,“呲拉”,旗袍開線了……上升的火鍋終于停住,幾顆麻將,嘩啦啦啦從桌肚里滾落下來。

經過了一番大烏 --------------------------- 龍,眾人總算以真面目示人,陸父、陸母換上家常衣服,妝也卸了,六個人在客廳席地而坐,就著幾疊零食喝茶。

“實在不好意思,剛鬧了那么大一個笑話。說實在的,我和他爸,很為我們家兒子擔憂。”陸母表示歉意。

“子曰是個很好的孩子。”唐母看著陸子曰很是欣慰。

陸父見機提出子曰和唐澄能走到一起,經歷了很多不容易,希望唐父唐母能贊成。唐父唐母多表示贊成。

“其實我們來之前,也挺忐忑的。一點不夸張地說,唐澄是自己把自己養大的。我們自私地犧牲掉很多陪伴她的時間,雖然經常說服自己說救助動物這件事必須有人來做,但是作為父母,還是覺得虧待了唯一的女兒,多少獎項都挽回不了。”

唐澄嘴一扁,眼眶忽然就紅了,陸子曰看她一眼,緊緊握住她的手。

夕陽透過明亮的窗子灑進客廳,灑在溫柔相依的三對人身上,氣氛難得的溫柔。

新一天的陽光照耀著沃夫大樓的外景,反射出銀白色的光芒。

前臺小妹領凌煕進了風羽傳媒集團接待室,凌熙畢恭畢敬地跟在她的身后,假意討好。

待到前臺小妹回到自己的工作崗位,凌熙身手利落地從里面溜了出來。

趁著沒人注意,凌熙弓著背,避開眾人耳目,迅速跑到鄭偉玨辦公室門口眼明手快地推門而入。打開抽屜,拉開柜子,打開每一份文件查看,她不想放過任何一個細節。

鄭偉玨和莫格利回到辦公室被前臺告知凌熙正在等鄭總。

兩人對視一眼,眼神中充滿懷疑。鄭偉玨見莫格利也是一臉迷茫,便稍稍放下心。

鄭偉玨徑直向里走去,跟在身后的莫格利十分緊張,他驚覺地四處查看,手心冒汗。

一把推開接待室的門,凌熙卻不在里面。其實莫格利已經聽見不遠處鄭偉玨的辦公室內,傳出凌熙翻動文件的聲響。

凌熙在鄭偉玨辦公室繼續翻找,最終她在一堆資料中,找到一份報價文件。

凌熙正看得入神,忽然聽到隔壁莫格利的聲音傳來。

“怎么回事?人呢?”聲音很響,就好像刻意讓她聽見似的。

鄭偉玨看著空空如也的小型會議室,不由怒上心頭。他瞬間意識到莫格利的行為有問題,立刻轉頭以狐疑的眼神望向他。卻見莫格利臉上寫滿了迷茫和疑惑,絲毫不被鄭偉玨的目光影響。

莫格利立刻裝作恍然之狀,轉身一把推開了鄭偉玨辦公室的門。卻見凌熙赫然坐在自己的老板椅上,來回轉悠,見到兩人也不驚,露出了一個大大的笑臉。

兩人踏進辦公室,凌熙還在氣定神閑地轉椅。

“這張椅子是你坐的嗎?出去,這里是辦公室,不是兒童游樂場!”莫格利指責凌熙。

“莫……這位夏先生,你用得著這么橫嗎?我在這長大的時候還沒你呢!輪得到你擱這兒教訓我嗎?我就不能來合作嗎?”

“現在這里是風羽集團,我是風羽集團的項目顧問,我當然管得著你了!你還以為這里是老地盤,遇見的是老熟人?你整天誹謗風羽集團我們怎么可能和你合作!我告訴你時代都不同了,再私闖辦公室,小心我報警!”

鄭偉玨趁著兩人在吵架的檔口,四處查看自己的物品。柜子被打開,關上的時候沒有關實;文件夾被動過,一疊有關報價的文件夾擺錯了位置。

鄭偉玨看向莫格利,又看向凌熙,順勢假裝不經意地把報價合同放在桌上。

“好了!年輕人,火氣何必這么大!你也知道,這個行業里想要跟我們合作的擠破頭,但我們精力有限,只能挑選少數優秀的合作方,所以你覺得你是嗎?走的時候,麻煩幫我把這疊垃圾也一起帶走。”

鄭偉玨把合同往凌熙面前推一推,凌熙卻正中下懷,剛才的不爽煙消云散,眼看就要伸手拿起合同。莫格利的手卻搶先拿過合同,出其不意地一把撕碎。

“據我了解的你們水平,也就只是值得這么做。”

莫格利收起廢紙,投入垃圾箱中。凌熙看著被撕碎的文件,想救不能救,心如刀割。

凌熙在樓道間瘋跑,一口氣跑下十層樓。

啊——!就差一點了!
在線閱讀網:http://www.ubscfd.live/
排列五走势图综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