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我的莫格利男孩小說 > 第四十六章 撲空一場

第四十六章 撲空一場


名人公園外人流不多但也不斷。

凌宇和儲時平靜地坐在路邊的花壇邊,氣氛平和,兩人相對無言。

沉默好一陣子,凌宇才開口自嘲。

“我這個落魄樣子還偏偏就讓你看到了,真是諷刺?!?br />
“你,還好吧……”

“你覺得呢?我現在的狼狽,是自作自受……現在這樣的報應也應該能讓你們寬慰了?!?br />
“怎么會!其實剛才我見到你,都沒有想要逃跑的心思呢。這段時間在野外做環保,我心里已經很平靜了?!?br />
凌宇看到儲時這么平靜,心里也如釋重負。

“是嗎。那我以后更不會來打擾你了,我不會再想見你了,也不會再來找你了。就當……我們沒認識過吧?!?br />
凌宇兩只手不自覺的來回揉搓,顯示內心的不安和緊張。

“既然我們都可以放下,那凌伯伯呢?你對他的傷害要比對我的大的多,你真的……不打算再為他們做點什么嗎?”

“我能有辦法嗎?我現在對鄭偉玨的威脅是零。反倒是他無限制的超負荷運轉最有可能整垮他的公司。與其寄希望于我,不如祈禱他早日自行倒下?!?br />
說完凌宇起身離開。

“時間不早了,我……要走了。你就當沒有見過我吧?!?br />
儲時看著凌宇走遠的背影,孤單又寂寞,最后融入了夜色。

和儲時一起回到城市的,還有唐澄的父母,當然除了看自己的寶貝女兒外,他們還有別的任務——和“準親家”會面。

這天,唐澄父母如約來到陸子曰家。

唐父、唐母穿著戶外裝,膚色是健康的小麥色,陸父陸母則穿上了唐裝和旗袍,六個人第一次在同一個場合出現,彼此都掛著尷尬而不失禮貌的笑容,宛若突破次元壁的組合。

陸子曰和唐澄崩潰對視一眼,急忙打破這要命的沉默。

陸子曰向唐澄父母鞠躬:“伯父伯母好,我和家父家母歡迎二位光臨寒舍?!?br />
唐澄回應著:“我也介紹一下,這兩位就是我傳說中的父母,到家里來大家輕松自在一點……”

正說著,只見唐父從背包里掏出一個足有手掌那么大,用盒子包好的重物。

“第一次登門拜訪,一點見面禮不成敬意?!?br />
陸父小心翼翼接過,尬笑著打開,結果盒子里是塊石頭。

“這是我們收藏的一塊沉積巖,從紋路來看,至少是上千萬年前就形成的,可能還經歷過河道變遷、洪水泛濫、大風冰雹……這一層一層的變色,都是時間遺留下來的痕跡……我們希望唐澄和子曰,也能經歷時間磨練,像這塊沉積巖一樣?!?br />
陸父、陸母一顆心總算放下來了。

“哎呦,真是太有紀念意義了,我們非常喜歡!”

六人在鴛鴦鍋前圍坐,桌上菜品多到盤子摞盤子。紅、白湯頭咕嘟咕嘟冒著熱氣,陸父陸母坐紅湯一側,唐父唐母坐白湯一側。

為了化解尷尬,唐父開始打開了話題。

“外面呆久了,有時候跟動物比跟人熟。有次我倆拍獅子,太遠,中間都是雜草,我們就慢慢挪過去,越靠越近,最后也就隔那么幾米,獅子看著我們,完全沒有敵意?!?br />
唐母也說道:“太近了,近得都能看清獅子的胡須。那就是大自然的恩賜,是在野外最最幸福的時刻?!?br />
看唐父說到興奮時,陸父也一起應和。他起身一挪椅子,不當心撞到了陸母的腳踝,高跟鞋一崴,陸母一個沒站穩,雙手撐桌,意外按到了麻將桌控制鍵。

桌正中,火鍋徐徐升起,桌布牽扯著擺盤統統命懸一線,看得唐父唐母目瞪口呆。陸母手忙腳亂狂按開關,開關失靈,眼看桌上食材要翻。陸子曰和唐澄撲上去搶救,端起盤子,唐澄父母也反應過來跟著一起端。

“電源電源!拔電源——”

陸母踢掉高跟鞋沖向插電板,俯身拔下的那一剎那,“呲拉”,旗袍開線了……上升的火鍋終于停住,幾顆麻將,嘩啦啦啦從桌肚里滾落下來。

經過了一番大烏龍,眾人總算以真面目示人,陸父、陸母換上家常衣服,妝也卸了,六個人在客廳席地而坐,就著幾疊零食喝茶。

“實在不好意思,剛鬧了那么大一個笑話。說實在的,我和他爸,很為我們家兒子擔憂?!标懩副硎厩敢?。

“子曰是個很好的孩子?!碧颇缚粗懽釉缓苁切牢?。

陸父見機提出子曰和唐澄能走到一起,經歷了很多不容易,希望唐父唐母能贊成。唐父唐母多表示贊成。

“其實我們來之前,也挺忐忑的。一點不夸張地說,唐澄是自己把自己養大的。我們自私地犧牲掉很多陪伴她的時間,雖然經常說服自己說救助動物這件事必須有人來做,但是作為父母,還是覺得虧待了唯一的女兒,多少獎項都挽回不了?!?br />
唐澄嘴一扁,眼眶忽然就紅了,陸子曰看她一眼,緊緊握住她的手。

夕陽透過明亮的窗子灑進客廳,灑在溫柔相依的三對人身上,氣氛難得的溫柔。

新一天的陽光照耀著沃夫大樓的外景,反射出銀白色的光芒。

前臺小妹領凌煕進了風羽傳媒集團接待室,凌熙畢恭畢敬地跟在她的身后,假意討好。

待到前臺小妹回到自己的工作崗位,凌熙身手利落地從里面溜了出來。

趁著沒人注意,凌熙弓著背,避開眾人耳目,迅速跑到鄭偉玨辦公室門口眼明手快地推門而入。打開抽屜,拉開柜子,打開每一份文件查看,她不想放過任何一個細節。

鄭偉玨和莫格利回到辦公室被前臺告知凌熙正在等鄭總。

兩人對視一眼,眼神中充滿懷疑。鄭偉玨見莫格利也是一臉迷茫,便稍稍放下心。

鄭偉玨徑直向里走去,跟在身后的莫格利十分緊張,他驚覺地四處查看,手心冒汗。

一把推開接待室的門,凌熙卻不在里面。其實莫格利已經聽見不遠處鄭偉玨的辦公室內,傳出凌熙翻動文件的聲響。

凌熙在鄭偉玨辦公室繼續翻找,最終她在一堆資料中,找到一份報價文件。

凌熙正看得入神,忽然聽到隔壁莫格利的聲音傳來。

“怎么回事?人呢?”聲音很響,就好像刻意讓她聽見似的。

鄭偉玨看著空空如也的小型會議室,不由怒上心頭。他瞬間意識到莫格利的行為有問題,立刻轉頭以狐疑的眼神望向他。卻見莫格利臉上寫滿了迷茫和疑惑,絲毫不被鄭偉玨的目光影響。

莫格利立刻裝作恍然之狀,轉身一把推開了鄭偉玨辦公室的門。卻見凌熙赫然坐在自己的老板椅上,來回轉悠,見到兩人也不驚,露出了一個大大的笑臉。

兩人踏進辦公室,凌熙還在氣定神閑地轉椅。

“這張椅子是你坐的嗎?出去,這里是辦公室,不是兒童游樂場!”莫格利指責凌熙。

“莫……這位夏先生,你用得著這么橫嗎?我在這長大的時候還沒你呢!輪得到你擱這兒教訓我嗎?我就不能來合作嗎?”

“現在這里是風羽集團,我是風羽集團的項目顧問,我當然管得著你了!你還以為這里是老地盤,遇見的是老熟人?你整天誹謗風羽集團我們怎么可能和你合作!我告訴你時代都不同了,再私闖辦公室,小心我報警!”

鄭偉玨趁著兩人在吵架的檔口,四處查看自己的物品。柜子被打開,關上的時候沒有關實;文件夾被動過,一疊有關報價的文件夾擺錯了位置。

鄭偉玨看向莫格利,又看向凌熙,順勢假裝不經意地把報價合同放在桌上。

“好了!年輕人,火氣何必這么大!你也知道,這個行業里想要跟我們合作的擠破頭,但我們精力有限,只能挑選少數優秀的合作方,所以你覺得你是嗎?走的時候,麻煩幫我把這疊垃圾也一起帶走?!?br />
鄭偉玨把合同往凌熙面前推一推,凌熙卻正中下懷,剛才的不爽煙消云散,眼看就要伸手拿起合同。莫格利的手卻搶先拿過合同,出其不意地一把撕碎。

“據我了解的你們水平,也就只是值得這么做?!?br />
莫格利收起廢紙,投入垃圾箱中。凌熙看著被撕碎的文件,想救不能救,心如刀割。

凌熙在樓道間瘋跑,一口氣跑下十層樓。

啊——!就差一點了!

她失望地坐在臺階上,難過、郁悶的心情齊刷刷涌上心頭。平復心情后剛想離開,推門的一瞬間忽然安全門被打開,一個清潔阿姨走了進來。

清潔阿姨打開樓道內的垃圾桶,拿出里面的垃圾袋,向樓下走去。

“請問,這個是要扔去哪里?這棟樓里所有的垃圾都會扔到同一個地方嗎?”

“當然啊,就在大樓后門垃圾處理處?!?br />
“謝謝!”

當天晚上凌熙帶著李凱、兔兔、任何到了沃夫大樓后門垃圾處理處。

除了凌熙,其他人都捏著鼻子,喘不過氣。

面前的垃圾處理中心,堆滿了無數袋大大小小的黑色垃圾袋。

清潔阿姨正源源不斷地從大樓里拿出剩余的垃圾。先是兩袋,再折返,再提出兩袋,再折返,再提出四袋……終于把最大的兩袋垃圾扔在了中央,阿姨累的腰酸背痛。只聽后面傳來“收工”的聲音,阿姨敲著自己的老腰,消失在樓道內。

眾人擼起手套,戴上口罩和帽子,站在堆積如山的垃圾跟前,開始一袋一袋地在垃圾中翻找。

凌熙唆著鼻涕,但全神貫注,似乎已經與垃圾融為了一體。

“你們在干什么?”

眾人觸電般彈開,卻見是一臉懵逼的李昱珩拿著白粥和感冒藥看著眾人。

“你怎么來了?”

李昱珩把粥往邊上一放,脫了外套,開始幫著凌熙一起尋找。

“所以你們在找什么?”

凌熙使勁唆著鼻涕,翻找垃圾堆。李昱珩借機靠近凌熙。

兩人的頭時不時碰到了一起,李昱珩趁機也將手靠近凌熙的手。

他在這種小情愫中自得其樂。就在李昱珩快要碰到凌熙手的時候,忽然聽她一聲尖叫。

“找到了!”

眾人拖著疲憊的身體圍攏過來,見垃圾袋里,正躺著一大堆撕碎的文件。

黑燈瞎火的小區里,只有幾盞夜燈昏黃地亮著。

鄭偉玨打著電話匆忙走了一段路,上了自己的座駕,司機一腳油門,車迅速駛離。

遠處,鄭理的車載著莫格利緩緩跟了上來。

高速上,鄭理的車不遠不近地跟在鄭偉玨的座駕后面,中間刻意隔開一輛轎車。鄭理打起全部精神跟車,不敢有絲毫分神。

“莫格利,我爸今晚一直在打電話,討論二期的事,說安全排查好像挖到了什么東西?!?br />
“我剛也收到了眼線的消息,說他們為了掩人耳目連夜開挖,但還不清楚具體挖到些什么?!?br />
他們跟了一路,直到天已蒙蒙變亮。

鄭理的車開上泥濘的山地,山路曲折,森林茂盛,鄭偉玨的前車已不見蹤影,全憑車轍辨路。

一條無車轍,一條有車轍。鄭理的車自然而然沿著車轍的方向開進去。

周圍樹木逐漸稀疏,前方路面也沒有了車轍。

莫格利從車上下來,環視一圈,隱隱覺得不對。

他掏出手機打開地圖,當前定位已經超出之前自己預估地區的邊界。

“……十五分鐘的范圍……這里不對!”說罷馬上讓鄭理調頭回剛才的岔口。

鄭理的車回在森林岔口,莫格利和鄭理相繼下車查看。

莫格利發現左側路邊有連貫的腳印,便直奔這側沒有車轍的路向前。他內心想,差點中了調虎離山計。

森林招待所客房,兩個工人在骷髏耳釘男的指揮下將一個裝著重物、粘滿濕潤泥土的破舊編織袋放在鄭偉玨身旁的長桌上。

耳釘男揮揮手,工人帶上門出去了。

編織袋在經年的掩埋中脫色,有輕微腐蝕。鄭偉玨看著它,不由自主地緊張調息。

就在耳釘男俯身的瞬間,門“砰”地開了,莫格利氣喘吁吁推門而入,眼光瞬間鎖定編織袋。

鄭偉玨既驚又怒。

“你怎么來了?”

“安全排查的時候,有我這個項目負責人在場比較好吧?”

鄭偉玨一愣:“你不信我?”

二人目光如炬,彼此盯視著,戰火一觸即發。

耳釘男見狀撤到門邊把門鎖死,莫格利聽在耳中,冷冷一笑。

“莫格利,你以為那是什么?”

“證據。如果這個也沒了,當年的事就死無對證了?!?br />
鄭偉玨一顆心懸到嗓子眼——他在害怕,怕莫格利接近真相。

沒想到莫格利話鋒一轉:“凌正浩是多年老友,說不定會為了緩和最近的僵局,把東西當人情送他?!?br />
鄭偉玨緩下一口氣,笑了笑:“我沒這個打算,你多慮了?!?br />
莫格利讓開,斜眼睥睨身旁:耳釘男已慢慢退向桌邊,將手放在厚重的臺燈上,隨時準備拿起來砸向他的腦袋。莫格利將身體旋轉四十五度防備著。

鄭偉玨俯身下去,用鋒利的小刀劃開編織袋。

“咚咚、咚咚”地心跳聲無限外放,三雙眼睛全部盯準袋子,鄭偉玨狠下心,“唰啦”將它掀開,兩個生銹的鐵鍬咣啷啷滾落出來。

鄭偉玨一愣,隨后故作輕松大笑起來。

“哈哈,看來我們倆的信息都不太準?!闭f著轉向莫格利,“不過,是鄭理帶你來的嗎?”

莫格利一時無法回答,只得先行告退。

回城的路上,莫格利看著開車的鄭理。

鄭理知道這次撲了個空,安慰莫格利:“離成功只有一步之遙,太可惜了。你付出那么多,要是這次找到槍,就不用在我爸這把刀尖上走了,你和凌熙也……”

“從我決定潛在他身邊的那天起,就沒想過回頭,倒是你現在處境微妙。你爸既然能支開我們,說明知道被跟蹤了,你這關難過了?!?br />
夕陽西下,鄭偉玨精神疲憊地踱回家,鄭理的車就停在門口——車牌:森BMF296。

鄭偉玨看著鄭理的車牌,回想昨晚的鄭理的車一路跟蹤他,不免心思沉重。

推門而入的時候,鄭理和李珊正有說有笑圍桌吃飯。他對老婆微微笑笑,轉而看向鄭理那張冷臉。

鄭偉玨略有些擔憂,坐在餐桌旁又不好表現出來,端起湯喝了一口。

“好喝!忙了一整天,喝碗湯神清氣爽?!?br />
鄭理卻在冷笑他白天忙完晚上忙,忙著銷贓滅跡似的。

鄭偉玨心頭一緊,生怕鄭理口無遮攔說出昨晚的事,放下筷子率先發難。

“你戀愛談得失智了嗎?老大不小的人了,心思不用在正經事上,整天無中生有!”

“是嗎?我無中生有了嗎?你自己做過什么事兒你自己不知道嗎?”

父子倆同時忌憚得看向李珊。

李珊心想不就是公司的事兒嗎?一家人。你們一個老的一個小的,鬧什么內訌!便下令他們好好吃飯,鄭偉玨和鄭理自然不好再多說什么了。

飯后,鄭偉玨在洗碗池邊刷碗,聽見身后有腳步聲,以為是李珊,結果卻是鄭理。

“你昨晚干嘛去了?”

鄭偉玨一愣,拿起放在一邊刷好的干凈盤子,又放進水槽。

“去工地。怎么了?要向你報備嗎?”

“騙誰呢!你也看見了,我媽那么愛你,無條件信任你,你怎么能辜負她呢?!”

鄭偉玨聽出了兒子的弦外之音,反而大大松了一口氣。

“你懷疑我在外面有女人?”

“難道不是嗎?”

“你不要瞎猜,我對得起你媽。昨晚我真的是去工地,施工隊和司機都可以證明?!?br />
“你不用跟我解釋,總之,我不許她受委屈?!?br />
鄭理怕自己露出破綻,及時退場。走出餐廳的那一刻,他聽到鄭偉玨松了一口氣的長嘆,知道自己算是瞞過去了。 在線閱讀:http://www.ubscfd.live/
排列五走势图综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