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我的莫格利男孩小說 > 第四十五章引蛇出洞

第四十五章引蛇出洞

陸子曰一把抓住莫格利的手。

“如果僅僅是感情問題,好聚好散不行嗎,你知不知道凌熙為了你有多難過。”

莫格利沉默不語。

陸子曰繼續說:“她看上去嘻嘻哈哈的,但一直在強撐,用工作麻痹自己,今天她……”

莫格利不想再聽下去,努力壓抑著情緒。

“子曰,我不想聽關于她的任何事情,你還是不要講了吧。”

“那你約我見面到底是為什么?”

莫格利從包里拿出一摞書推到陸子曰面前。

“這不是我送給你的禮物嗎?”

“我搬了家,這些東西,暫時沒地方放。還是先放你那吧。”

“莫兄你現在住哪里,習慣嗎?”

“我很好,不用擔心。”

“我們是好兄弟,需要什么幫助,隨時告訴我,好嗎?”

“會的。”

莫格利說完便起身離開。陸子曰嘴唇張了張,想說什么,又咽了回去。他無比落寞,默默把書收回來。

人來人往的大街上,陸子曰落寞地走著,一手抱著書,一手舉著手機跟唐澄通話。

“見完你兄弟了嗎?效果怎么樣?”

“比失戀還難過,他還了我一堆之前送給他的書。這是預示著連友誼都不要了嗎?”

陸子曰停了下來,眼睛看向某處愣住。

“陸子曰,你不會想不開,哭了吧?”

“不,我好像發現了什么!”

陸子曰懷抱的一堆書里,意外發現一張折疊紙露出一個角。陸子曰趕緊放下電話,扯出紙展開,竟然是森林項目所在森林的地圖。地圖中央,一個明顯的可疑區域被圈出來。

年末的日子過得飛快,開庭的日子轉眼到了。

這天唐澄、陸子曰作為被告代理律師先來到了法院調解辦公室,他們見到了“高氏”的律師姜律師,他一臉放松地坐在另一邊。

調解員向雙方闡述:“現在是庭外調解,原告、被告,愿不愿意接受調解?”

姜律師冷笑著:“不愿意。”

調解員說道:“那就是堅持訴訟,被告呢?”

唐澄和陸子曰沉默著。

“被告,是否接受庭下和解?”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墻上掛鐘的聲音被無限擴大,唐澄不斷轉動手機;陸子曰雙手合十放在額頭前;姜律師則露出勝券在握的笑容。

叮咚~手機微信響。

唐澄抬頭,眼神里全是堅定。

“不接受。”

審判庭內,國徽高掛,眾人正襟危坐。

姜律師站起來侃侃而談,向法庭一一出示原告方證據,其中包括墨子資本之前和高氏集團簽訂的投資協議。唐澄也出示了李昱珩提供的可疑財務報表。某個瞬間,唐澄抬頭,和陸子曰目光交匯,兩人的眼神里全是堅定。

隨后進入了法庭辯論。由原告圍繞爭議焦點簡要發表辯論意見。

“剛才被告提供的報表,只是森木項目執行過程某一階段中的財務數據,如果僅憑這個片面的數據以篇概全地認定森木項目違規排放,那就等同于用一顆歪脖子樹否定了整片森林。我認為,這種連概率都算不上的猜測,并不能作為有效證據。”

“那如果我有一份森木排污的現場視頻呢?”唐澄說。

姜律師突然頓住。

“我請求合議庭允許我提供新的證據。”

法官表示可以當庭播放。

唐澄敲擊空格鍵,畫面呈現出當時取證的場景。

黑暗中,一束電筒光照到儲時臉上。

“這個是唐遠伯伯,這個是我們的小婉妹。”

鏡頭帶到唐澄的父母,兩人對鏡頭招手。

“我們現在所在的地方是森木項目一期、二期交匯處。吶,地圖定位。”

儲時舉起手機,上面的小點顯示實時定位。

“這一次,我們根據神秘人提供的準確線索,找到了排!污!源!”

鏡頭中,一股黑色污水從河邊汩汩冒出。唐澄父母用玻璃瓶灌采集水,作為樣本。

隨后畫面抖動,變成了黑屏。

唐澄關上電腦后做了補充說明。

“現場舉證的三個人,一個是環保志愿者,另外兩個是野生動保專家、野外攝影師,如需要,他們可以作為證人出現。”

姜律師有些緊張,拿出了餐巾紙開始擦汗。

“此外,我這里還有一份對現場水質的化驗報告,結果顯示里面有鉻、鉛、汞等一類污染物,而該水質也被劃為重度污染。”
---------------------------
法官請呈上證據。

陸子曰遞交自己的手機,頁面上是電子版報告單。

“開庭前剛得到的資料,還沒有來得及打印。”

姜律師看到這些知道這個案子大勢已去,坐在律師席上深深的嘆了一口氣。

最終法院根據雙方提供的證據,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五十二條及相關司法解釋的規定,駁回原告高氏集團全部訴訟請求……

鄭偉玨第一時間得知了官司的結果,他撥通了姜律師的電話。

“高氏給你們那么多律師費,就是這樣辦事的?!被圈養著出工不出力是吧,滾蛋!”

“鄭總,你們風羽傳媒是森木項目的股東沒錯,但我是高氏的法務,不是你風羽傳媒的。官司輸了,我會向高氏集團解釋,暫時還用不著你對我呼來喝去的吧。”

啪,姜律師掛斷電話。

鄭偉玨臉色由青到紅,胸口氣得不斷上下起伏。

他剛走到38樓的門口,莫格利的身影忽然出現,又把他嚇了一跳。

“不知道這里是風羽傳媒?讓開。”

“我知道,我就是來找你的。官司輸了,是我送你的一份大禮!”

“你什么意思?”

“森木最近在網上被質疑,現在官司又輸了,更是一塊燙手山芋。據我所知,高氏正在尋找接盤下家,你是森木項目的重要股東,要現在趁機壓高氏的價,吞下整個森木,就能逆風翻盤。”

鄭偉玨露瞇起眼睛。

“你的計劃很聰明。但對我來說,這個項目投入挺大的,盈利空間也不明朗,我為什么一定要做?沒興趣。”

“請你一定要接下這個項目!”

莫格利攔住欲離去的鄭偉玨。

“這也是我給你說的第二件事情。”

鄭偉玨把莫格利帶進了自己的辦公室。

“我憑什么相信你。”

“我看過一個視頻。”

“什么視頻?”

“關于你和丁建雄的,我沒推斷錯的話,兇手就是——”

鄭偉玨心里咯噔一下,臉上閃過一絲不為人知的恐懼微表情。

結果,莫格利話鋒一轉:

“兇手就是——凌正浩!”

鄭偉玨頗感意外。

“我不懂你在說什么。”

“想必你也知道,那個dv我看過,在我剛聽到凌正浩是主謀的時候,視頻就丟失了。肯定還有什么信息是我不知道的。”

“沒有!這個案子當時就出結果了,沒有足夠的信息證明凌正浩有罪。”

“你們不是已經鬧掰了嗎,你就別維護他了。”

“我實話實說。”

“可是后來我聯系上了丁建雄。”

原本輕松臉的鄭偉玨,眉頭又緊促起來,莫格利觀察著他每一個細微變化的表情。

“他本來已經答應來見我了。還告訴我有一個證據,在事發點附近。可是單憑我個人力量根本找不到。”

“所以,這就是你找我的原因?”

“是,我必須要找出這個證據,才能把凌正浩繩之于法。希望你拿下森木,找到這個消失的證據。”

“你跟凌熙談戀愛,又要找他爸復仇,故事會才敢這么寫。”

“守林人爺爺待我如親人,為他報仇是我這輩子最重要的事。凌熙是仇人的女兒,我早跟她劃清界限了,現在我是我,她是她。”

面對足夠完美的理由,鄭偉玨一步步放下防備,但也不得不提防這莫格利。

“對了你說你是在哪看的dv視頻?”

鄭偉玨心想如果莫格利看過視頻,那么看到最后一定知道兇手就是自己而非凌正浩。

所以他提議看一下當時的監控畫面。

莫格利一臉焦灼,大滴大滴的汗從額頭露出,但也不能表現出絲毫破綻,只得帶著鄭偉玨去墨子資本辦公室的保安室。

保安室內,鄭偉玨點擊視頻,電腦屏幕上呈現出那天莫格利進電梯畫面。

莫格利一顆心快撲騰出來。他吞咽,喉結上下;雙手緊張握住桌子邊緣;呼吸急促……

進度條一點點往前,秒數每多一秒,莫格利就緊張一分。1秒,2秒,3秒……

突然監控畫面里莫格利低頭看著dv,忽然乘坐的電梯下墜,出現了黑屏。

鄭偉玨轉過身來,懷疑的警報終于解除,確實莫格利并沒有看到最后就遭遇了電梯故障,這下可以放心了。

莫格利假裝難過的嘆了口氣,鄭偉玨沒看到他撐著桌子的手挪開,滿是手汗。

傍晚的夕陽把天空渲染成五彩斑斕的色塊 在線閱讀網全本在線閱讀:http://www.ubscfd.live/
排列五走势图综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