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我的莫格利男孩小說 > 第四十四章尋找證據

第四十四章尋找證據

一瞬間,似乎所有的光芒都褪色,所有的希望都破滅,路燈吱呀吱呀發出電流聲,光線閃爍了下。莫格利決絕轉身,大步往前。轉身的瞬間,偽裝的冰冷消失,只剩下無盡的自責和愧疚。

任憑凌熙在背后叫他的名字,莫格利并沒停下腳步。

“對不起凌熙,如果失戀的附加值是不讓你進入危險中心,那我愿意做那個不被原諒的人。”

時光飛逝,已經好幾天了依舊沒有丁建雄的下落。

暗自慶幸的鄭偉玨也漸漸恢復了往日的鎮定。

這天,他在自己辦公室里接待了一個人。

“你就是森木項目現場工程的工頭負責人?”

“是。”

“臨時把你從施工現場召回來,是有件重要的事情當面通知你。”

“鄭總,您請講。”

“必須馬上停下一期所有工程,集中力量推進二期項目。”

“可是一期那邊還有一個禮拜就要完工了。”

“這是公司的決定,你去執行就是了。下周一,項目部會出具最新的工作計劃表。”

“明白了鄭總。”

“你出去吧。對了,整個施工期間,杜絕外人來訪,我不希望在施工現場看到任何不相干的人。”

“你放心,我們會把這個那個片區都圈起來,保證連蒼蠅都飛不進去。”

“還有,如果挖到什么東西,必須第一時間向我匯報。”

“沒問題。”

工頭欠身出門。鄭偉玨扶著腰,拿出施工單位測量的森林地圖,在事發地點劃出一個圈。

凌宇一臉正色走進沃夫大樓,這段日子他一直在森林里探索,皮膚都黝黑了一圈。

會議室內,鄭偉玨似乎等待他多時了。

“小宇,dv呢?”

“你以為,沒有dv我就沒有其他證據了嗎,我爸留了個后招。”

鄭偉玨臉上有一絲緊張,一閃而過。這一微表情被凌宇察覺。

“什么證據?”

凌宇把一沓已經擬好的合同推到鄭偉玨面前,把鋼筆冒拔開,遞到鄭偉玨手里。

“你把合同簽了,我就馬上給你。”

鄭偉玨假意要簽,剛把筆尖落到紙上,又停下,觀察凌宇反應。

“那你也要給我先看看證據吧,一手交錢一手交貨,不也得先驗貨嗎?”

凌宇硬著頭皮從包里拿出一個牛皮紙袋。

“證據就在這里面。”

鄭偉玨看到牛皮紙袋,一下就放心了。

“哈哈哈哈,你拿去告我吧,這個證據送你了。”

凌宇愣住,鄭偉玨一把搶過信封來,拆開,里面是一沓無關的資料。

“騙誰呢?拿這點棒棒糖就想來翻盤啊。這個公司我不僅不會給你,現在你也不是這個公司的員工了。請滾吧。你從凌正浩公司怎么滾,就從我這里怎么滾。”

“鄭偉玨,我爸在哪兒?”

“跟凌熙游山玩水,在農家樂不是玩得很開心嗎?”

“我說的是,丁建雄。”說罷轉身離開。

傍晚的夕陽斜斜地照在大地,普通老舊出租屋被浸染上一層金黃。

回到出租屋的凌宇異常頹廢,門上貼著一張新的招租廣告,而鑰匙已經插不進鎖芯,凌宇發現自己唯一那點家當被扔進走廊上的大紙箱中。

熱鬧的街道上人來人往。
< --------------------------- br /> 凌宇抱著箱子像個游魂野鬼,踟躕在原地,或許只能借個破旅館度過余生了吧。

突然,一個熟悉的聲音叫住了他,凌宇扭頭,見一輛豪車停下,車門緩緩打開,高婕的光鮮亮麗的身影出現。

“找了你好久,這是我讓律師擬好的離婚協議,你看下,沒問題就簽了吧。”說著高婕拿出離婚協議書。

凌宇接過筆,想都沒想,直接要簽。高婕抓住紙角沒放。

“你都不看一下嗎?”

“不用了。”

“你是過錯方,簽了后房子、車子、存款、不動產都不再屬于你……你考慮清楚?”

凌宇已經刷刷刷,簽上自己的大名。高婕眼里最后一絲希望的光,也暗了下來。

“沒想到即便是你一無所有,也不考慮重新回到我身邊。”

“對不起。”

高婕徹底心死,拿著簽好字的離婚協議,轉身離開,淚如雨下。

莫格利躲在唐澄家的帳篷里,心事重重地拿起一個密封袋,袋子里裝著一塊斑駁的舊墻皮。

“爺爺,我有點累了。好像越靠近真相,就越失去得多。但我不能讓你含冤,也絕不能放任兇手,我要一步步靠近鄭偉玨,將他繩之于法,還原當年事實的真相。”

這塊墻皮是這幾天莫格利在森林里尋找到的護林人爺爺小木屋的墻皮,莫格將它放在手心。

收拾衣服,行李已被打包完畢。他嘆了口氣,拿出準備好的信封,在上面寫字。

——這段時間的房租,莫格利。

這時,敲門聲響起來,莫格利趕忙把筆記本裝進包里,起身開門。

門外的凌熙努力得調整著表情,這幾天無論她怎么討好莫格利,似乎莫格利鐵了心要和她分手,但凌熙從來不想放棄這段感情。

“我給你們送水果來,剛買的,特別新鮮。”

不等莫格利恢復,凌熙側身,從莫格利和門框間的縫隙溜進去。

唐澄不在,白藝凌似乎回老家了,這屋現在就只有莫格利和凌熙兩個人。

凌熙笑著把水果放到餐桌上,結果發現桌上的信封,以及莫格利留的字。

“什么意思,你要搬走了?”

“你來了正好,這個帳篷要還給你,以后應該也用不到。”

“你去哪兒?”

“我自己找了房子,一個人住清靜。”

“你就這么走了,連唐澄、陸子曰也不道個別嗎?”

“我對這個地方也沒什么牽掛,那些煽情的道別話,就不說了。”

凌熙想挽留,嘴唇微張,話卻卡在喉嚨。

凌煕家樓下不遠處,唐澄懷里抱著一摞從李昱珩公司拿來的資料,走在前面,陸子曰則跟在身后。

這段時間兩個人為了多賺錢四處奔波,正好遇到李昱珩的公司被“高氏”公司狀告森林項目違約,兩人便聯手接下了這個case。一方面李昱珩出手大方,一個定金就解決了他們的燃眉之急。此外,他們心里也預見到真正在背后告李昱珩的一定是鄭偉玨那只老狐貍,自然同仇敵愾。

兩人正在交流著案子的進展,看見不遠處,凌熙追著莫格利出來。

“以后都不見面了嗎?”

“不見了。”

“你要搬去哪里,我開車送你吧。”

“不用。”

“如果我改掉那些你討厭的缺點,如果我努力變成你喜歡的人,我們可不可以,不分手?”

“兩個人之間,如 在線閱讀網免費看書:http://www.ubscfd.live/
排列五走势图综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