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我的莫格利男孩小說 > 第四十三章險遭暗算

第四十三章險遭暗算

夜已深了,凌熙一家三口睡得深沉,鼾聲如雷此起彼伏,只有莫格利一人,黑著眼圈睜眼望天。忽然,窗外有踢倒物品的聲響,莫格利緊張起身。

莫格利推門走出的瞬間,一個黑影丁建雄迅速閃過墻角消失了。

“誰?”

莫格利緊追過去,繞過墻角卻已不見蹤影,只得回到房間。

房間里,三個人的呼聲還沒消停。

撓著頭的莫格利也好,貼在墻角躲著的丁建雄也好,他們都不知道還有個陌生的視線在注視著他們。凌熙的朋友圈定位和莫格利的dv畫面,引來了另一位不速之客。

第二天的旅游行程繼續。

在街邊小店吃餛飩的時候,莫格利繼續故意用dv記錄凌熙貪吃的樣子。

“你干嘛拍我,別拍!別人都看著呢!”

剛進來的人在門口晃了一下,又走出門去,順勢把門關上了。

“這下沒人了吧!我要把你的丑態都做成表情包,分手我就發到網上。”

“惡毒!你給我看看,你到底拍了多少?”

凌熙追著莫格利要視頻,莫格利起身一躲,卻不小心碰到了身邊的煤氣罐。他沒有發現煤氣似乎已經打開,電話也被挪到了更靠近煤氣的地方。

“給你給你給你!”

凌熙終于拿到dv,打開一看。dv視頻頁面,位列第一的黑屏視頻是“證據視頻”,剩下的全部是凌熙家庭影像。

“黑屏是什么?”

“你最丑的那段不是這個,是最后那段。”

“你越不讓我看嫌疑越大,我就看這條!”

凌熙點開證據視頻,度過了幾秒黑屏前奏,在進入重要部分的瞬間,“噔噔——”dv斷電了。

“什么鬼,這老古董你哪兒找來的,看著比我年紀都大。”

“裝嫩是吧?這兩天曬得跟南美土著似的,這張臉,嘖嘖,說你是上古神獸都有人信。”

“真的么?不行!雖然我靠才華吃飯,但我美少女的味道簡直滿溢!不信你聞聞!”

莫格利突然很認真地聞了起來,還不禁皺起了眉頭。

“好奇怪的味道啊……”

凌熙正要興師問罪,突然電話鈴響起。煤氣旁邊的電話,電話鈴不斷地響著,像焦急等待誰接起。店里空無一人,只有凌熙和莫格利面面相覷,凌熙下意識朝著電話走去。

忽然老板推門而入,一把推開擋在面前的凌熙,凌熙一個踉蹌,手中的dv差點摔落在地。

老板大驚失色地奔向電話機,關上煤氣。

“今天真是撞邪了,點個外賣放我鴿子,還差點煤氣泄漏,是想炸了我這個店嘛!”

店老板氣氛異常,莫格利四下張望尋找,什么也沒找到,一絲狐疑在他臉上一閃而逝。

“好險,感覺剛剛躲過了一場大爆炸,公眾場合確實不適合嬉鬧。”

“那煤氣罐也不是我碰到的呀,再說了……”

正說著,凌熙手機在挎包里響起,是凌正浩打來的。

“爸,怎么了?……不舒服?沒有啊,我們倆挺好的……哦,我知道了。”

凌熙掛了電話,莫格利警覺起來。

“怎么了?叔叔阿姨不舒服嗎?”

“沒有,是我們住的名宿老板牛伯牛嬸,有點像食物中毒,現在沒什么大礙了,但我爸說還是陪他們去醫院看看放心些。”

一望無際的蘆葦蕩里,高大的蘆葦在風里翻滾如浪,沙沙的蘆葦聲耳畔作響。

凌熙和莫格利都在割蘆葦,捆綁蘆葦。兩人捆累了就把拿蘆葦逗對方笑,撓對方癢癢。

廣闊的蘆葦蕩里,有第三個人正俯身緩緩接近停在玉米地旁緩坡處的拖拉機。

皮卡車斗里已經堆滿蘆葦了,凌熙生無可戀和莫格利并肩癱在蘆葦上。

“咯噔”一個細小的震動將莫格利從疲憊狀態里驚醒,他突然坐起身。

“車真的在滑,你別動!”

皮卡不知何時已解除了制動,從緩坡上慢慢滑下去。

莫格利探出車斗,向皮卡駕駛位看過去,只見黑色帽衫的一角隨風飄飛出來。

不好的預感涌上莫格利的腦海。

一個帶著耳釘的男子,穿著帽衫,戴著帽子和口罩,正拼命拉拽卡在制動桿上的小挎包,尋找著什么。

車上的莫格利叫道:“我不管你想干嘛,快點剎車!”

耳釘男抬頭看了一眼,面前的緩坡逐漸變陡,車速因為慣性越來越快,他有點害怕,下意識拉了一下制動桿,挎包肩帶卡在里面,制動桿一動不動。慌亂中,他用力一拉挎包拉鏈,拉鏈頭卻掉落下來。他又扯了幾下企圖撕開拉鏈,扯不開。

車似乎停住了,莫格利立即跳下車,耳釘男見狀也跳車逃跑。

莫格利一路狂追耳釘男,在蘆葦蕩邊左突右奔。

耳釘男迎面將一些散落的蘆葦扔向莫格利。莫格利停頓下后繼續追,腦中不斷閃回這兩天發生的情況。

終于追上耳釘男后,莫格利一把拽住他的帽子。

“你不是這里的人,誰讓你跟著我們的?”

那人不說話,只下意識回了下頭,一個黑色骷髏耳釘從頭發縫隙里晃動出一縷光。

兩人正僵持著,只聽凌熙那邊傳來呼救聲。

“啊——莫格利——”

原來凌煕剛準備跳下車,不料車又制動出現問題,順著斜坡往下駛去。

她尖叫一聲被晃倒,緊緊抓住皮卡車斗。

莫格利心頭一緊,就在一個愣神間,耳釘男從外衣里金蟬脫殼逃走了。

莫格利氣憤將外套扔在地上,向凌熙的方向折返回去。

凌熙抱著車斗腿都在抖,車完全不受控制地朝著陡坡滑下去。

莫格利一路飛奔而來,和車并行奔跑。

“凌熙,跳!”

凌熙緊張得胸口上下起伏,死死抓著車斗。

“我不敢!”

“我在這兒,別怕,跳啊!”

凌熙不斷鼓勵自己,還是下不了決心。

車向著陡坡深處滑去,凌熙頭上滲出細密的汗,莫格利看一眼遠處有一個大坑。

“凌熙,前面有個大坑,再過去就會翻車!。再猶豫就來不及了,數三聲,數三聲就跳!”

“三!”

“凌熙,你還要嫁給我呢!”

“二!”

“凌熙,我一定會接住你!”

“一!”

“凌熙,我愛你!”

凌熙咬牙閉眼跳下去,莫格利伸出雙手穩穩抱住,在散落一地的蘆葦里翻滾一圈又一圈。

皮卡開進大坑,“嘭”地一聲巨響,整個側翻。

凌熙和莫格利劫后余生,狼狽不堪躺在地上,總算松了口氣。

民宿空無一人的房間里,一個人正翻箱倒柜地尋找dv,正是丁建雄。

他把莫格利帶來的背包里里外外搜了一遍,什么也沒翻到,卻從自己口袋里掉出一盒瀉藥。

他焦躁撿起的時候,聽到門外傳來腳步聲。

聲音漸近,丁建雄見來不及逃出去,一急,順手抄起門后的鐮刀防身。

黃昏時分,莫格利疾走在小路上,凌熙完全沒有意識到危險,在后面磨蹭。

“還沒打通叔叔阿姨的電話嗎?”

“沒有,大概不在身邊吧。”

莫格利恨不得飛奔起來,凌熙在后面舉步維艱,拉也拉不動。

回到民宿,莫格利“咣當”推門而入的瞬間,見凌正浩、文郁、民宿的主人牛伯、牛嬸平平安安圍坐在房間里,總算把懸著的心放下了。

那一輪落日將紅彤彤的光灑在地平線上,凌熙和莫格利并排坐在屋頂上,凌熙吃 --------------------------- 著古老樸素的棒冰,托腮看夕陽。

遠處是翻滾的麥浪,青色的遠山,一切仿佛世外桃源,唯美得像油畫。突如其來的浪漫帶著小甜蜜。

“真美,在城市的時候,怎么沒覺得黃昏這么美……”

“被太多繁瑣的東西遮住眼睛,對美的敏感就會降低。其實人不需要那么復雜的生活。”

“我現在覺得在這種山清水秀的地方吸吸氧氣,吃根自己凍的鹽水棒冰也挺有樂趣的。”

“我也很想回歸這樣極簡的生活。”

“我問你,如果只能留一樣東西,你會留下什么?”

莫格利看著凌熙,在腦海中不斷回想今天從天而降的事故,越想越擔憂,神色凝重。

“我永遠不要失去你……”

兩個人迎著夕陽,在屋頂上緩緩吻在一起。

這段驚險又溫馨的短途游,終于告一段落。

莫格利和凌熙在郊外旅游的這兩天,鄭理遇到了人生中的大事。

因為鄭偉玨的事情,鄭理趕到非常疲憊和孤獨。這天晚上回到家,見李珊還在客廳瑜伽墊上做拉伸。原來老媽對這幾天的變故毫不知情,還兀自開心著。

“媽,我有件事兒想跟你商量。”

“你說。”

“我打算和白藝凌結婚了,所以……想搬出去住。”

李珊突然站直。

“我同意。”

“啊?”

李珊嚴肅坐到鄭理旁邊。

“鄭理啊,我認真考慮過了,孩子只是婚姻的附屬品,有呢是錦上添花,沒有也無關緊要,因為你爸爸真心愛我,寵我,我才能保持一顆少女心到現在。總得來說,我的幸福與你無關。”

鄭理內心百味雜成,不知道自己到底該哭還是該笑。

李珊卻沒察覺到兒子的變化,接著說:“雖然我不反對你們結婚了,但我打賭你們倆沒我和你爸幸福。”

鄭理心頭像是被一塊大石壓住,絲毫輕松不起來,馬上就要無法面對李珊,急忙托詞走開。

鄭理推門走出來,深深一嘆排解心間郁悶,夜色涼如許。

他掏出手機,發消息給爸爸,鄭偉玨的微信名備注,已經從“爸”變成了“鄭偉玨”。

“明天紀念日別忘了,你有多少事瞞著我我管不了,但別讓我媽失望!”

鄭理回頭,透過門縫看著李珊毫無心事的樣子,又心疼又擔憂。

第二天鄭理和白藝凌相約在民政局。

“白藝凌,我就這樣把你拖過來,你覺不覺得有點吃虧?”

“我不覺得啊,只是……”

“你記不記得那天你和我說聽到我爸打電話,當你懷疑他的時候,我滿滿的自信?現在想來,有沒有一點搞笑?”

白藝凌不置可否地看著鄭理,欲言又止。

“但比這更搞笑的是,我想向你承認,直到現在,我仍然愿意信他,或許有苦衷,或許別的原因。”

白藝凌有些驚訝,語無倫次地試圖寬慰。

“其實我懂你的心情,其實……”

“其實,我想說的是,這世間看不透的事情太多,我只想快點抓緊你的手。”

兩個人對視一笑,突然一個小男孩橫空出現,撲到鄭理腿上。

“爸爸!”

白藝凌驚呆了,鄭理尷尬笑,忙不迭把小男孩推開。

“爸爸不能亂叫的,別把我老婆叫沒了。”

不遠處小男孩的爸媽正揪揪扯扯僵持不下。

“老婆大人!小仙女!再給我一次機會吧!我再也不藏私房錢了。”

“這次沒得談,藏了錢還打賞主播?還送玫瑰送火箭,主播還是個男的?!”

小男孩死死抱住鄭理大腿不撒手,鄭理和他拉鋸戰,甩也甩不掉,逃也逃不脫。白藝凌在旁邊看著哭笑不得。

“你屬雙面膠的啊?你放開我,我不缺兒子。你不是有爸嗎?”

“馬上就沒了,他們要離婚了!我要變成一只球鞋一只拖鞋的邋遢小孩兒了!”

小男孩抬起一張可憐兮兮的臉看著鄭理。

正在這時,小男孩的爸媽過來拉住小男孩。

“不好意思啊,這小戲精給你們添麻煩了。”

小男孩從口袋里掏出一把棒棒糖遞過來。鄭理蹲下,小男孩突如其來親了他一口,開心跑走了。

鄭理起身,重新牽起白藝凌的手。

“走吧,進去吧!”

“鄭理……你考慮過我們不要孩子的生活狀態嗎?”

“當然啊,這個問題我們不是商量過嗎?”

“那你考慮過以后嗎?五六十、七八十的時候,沒有孩子,沒法享天倫之樂,我們兩個一起住在養老院里,這些考慮過嗎?”

鄭理被問住了,白藝凌看出他的猶豫,松開了手。

“我能看出來你很喜歡小孩,我不能那么自私……結婚的事,我們再慎重考慮一下吧……”

郊游結束的莫格利又回到了工作中。

他向李昱珩匯報上次森林河水的水樣檢測報告,并沒有什么異常。但莫格還想繼續調查。

李昱珩卻告訴他,自己已經退出了這個森林項目,因為在詳細比對了前期投入的資金流向,低于一般環保工程所需的數額,盈利數據也太可觀,以他的經驗,基本上可以判定數據做假。他自然不會冒這么大的風險。

不過更讓莫格利吃驚的是,李昱珩在撤出項目后我立刻有人接盤了,這個人便是鄭偉玨。莫格利心沉沉墜落,不好的感應席卷而來。

莫格利恍惚從李昱珩辦公室走出來,顧源迎上。

“莫主管,你要的電池。總算找到了,這種老機型的配件好多年前就停產了。”

“多謝,辛苦了。”

莫格利一路走進電梯間,邊走邊把dv從挎包里拿出來,換上新電池。

電梯門緩緩關上,里面只有莫格利一人。莫格利長按開機,隨著一聲音效,dv藍屏,視頻出現在屏幕上。

他猶豫了一下,像是期待什么事不要發生一樣,點開了第一段黑屏視頻。

凌宇和丁建雄的父子互動被莫格利一路往后快進,然后是一段如雪花般的空白。

突然,畫面里出現丁建雄的背影,坐在他對面的不是別人,正是鄭偉玨。

“凌正浩這次確實有罪,但這次只能讓你去頂了。”

這段記錄發生在約二十年前年前丁建雄老家,年輕的鄭偉玨、年輕的丁建雄。

兩人對坐在桌旁,并沒有發現背后三腳架上,用來錄制丁宇生活畫面的dv沒有關,攝像機前的小紅點一閃一閃的亮著。

丁建雄背對鏡頭,看不到臉。

“凌正浩這次確實有罪,但這次只能讓你去頂了。”

“鄭偉玨,要不是他,你也不會殺人。我們是一個泥坑里滾過的兄弟,要不是你一直給我寄錢,我媽的病早就沒治了,何況你也是為了救我才殺了人。”

“我真的做夢都后悔啊,不應該把你帶上這條路,要是不為這點錢,不就……”

丁建雄擺手打斷鄭偉玨,盯視他。

“我不會出賣你,但我有個條件……”

“東海,無論你提什么要求,上天入地,我一定沒有托辭。”

“我要你照顧我老婆、兒子,給我媽養老送終……”

看到真相的莫格利大驚失色。

“東海……”

就在那一個瞬間,“啪啪啪”,電梯突然斷電,全部照明在一瞬間消失。

莫格利仰頭看了一下,迅速反應將整個樓層按下。

然而已經來不及。電梯突然自由落體……

等到莫格利恢復了意識,自己已經躺在醫院的病床上了。

他緩緩睜眼,有光照進來,模糊的 在線閱 讀網:http://www.ubscfd.live/
排列五走势图综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