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我的莫格利男孩小說 > 第四十二章重啟生活

第四十二章重啟生活

凌熙和唐澄家的這個樓道里,今日熱鬧非凡。

莫格利滿頭大汗搬上凌正浩和文郁的行李往凌熙家走;凌熙和唐澄從唐澄家搬運著自己的行李往凌熙家運去,鄭理幫著白藝凌把白藝凌的行李往唐澄家運去;陸子曰忙著進進出出倒垃圾。眾人忙的暈頭轉向顛來倒去忙了一整天。為了表示感激,凌熙邀請大家晚上一起去家里吃飯。

一只火鍋“啵啵啵”地在桌子的中央不停地煮著。

八只手拿著杯子碰到一起,晃蕩出飲料泡沫。

“干杯!”

凌正浩舉起杯子敬大家。

“謝謝各位今天的幫忙,今天只有火鍋招待你們,未來可能也只有火鍋能招待你們了,各位千萬不要嫌棄。”

“怎么會嫌棄,只有火鍋才是我們的摯愛!”眾人齊聲回應。

凌熙幸福的看著大家:“雖然有些東西是沒有了,但是新生活才剛剛開始!”

莫格利也為凌熙而高興:“為了新生活干杯!”

“干杯!”

夜色如水,純白的月光和著暖光路燈把小區內布置地很溫暖。

晚飯后的眾人三三兩兩從樓里走了出來,或散步走路,或在扭腰機上,或在踏步機上,玩的十分歡快。

凌正浩正在扭腰機上笑臉看著眾人,鄭理慢慢靠攏了過來,趁著眾人不注意,向凌正浩鞠了個躬。

“凌伯伯,對不起。”

“你這是干什么?你爸的事,不必由你來跟我道歉。”

“不管怎么說,他做了這樣的事,我沒辦法認同他。我能做的,只是始終支持你凌伯伯,無論將來發生什么事,我都不會回到他身邊去的。”

“謝謝你,你有這份心就可以了。公司馬上就要結束了,你往后怎么打算呢?”

“我想休息一陣子,調整一下心態,可能……還會自己創業。”

文郁拉著牽引機上的兩根拉繩,看著面前的三個人打打鬧鬧、吵吵嚷嚷不由得感到一絲欣慰。

身邊的白藝凌無聊地拉著繩。

“他們是挺開心的。”文郁說道。

“嗯。雖然我比他們大一點,但只要和他們在一起就有一種還很年輕的錯覺。”白藝凌也表示贊同文郁的觀點。

“我也是啊,在我眼里他們就是一群孩子。還有什么比到我這個年紀看著一群孩子幸福更開心的事了呢?”

白藝凌聽著這句話心里“咯噔”一下,她感受著文郁老母親般的滿足感,看向那邊孩子氣似地跟凌熙、莫格利打鬧的鄭理,有一絲的落寞。

長椅上,唐澄靠在陸子曰的身上,看著月光和星星。

“走了一個,又來一個,不過這個比上一個好,清凈,還能收房租。”

“你……還這么缺錢嗎?”

“缺啊,誰不缺錢?你告訴我,我立刻去當他的狗腿子!”

陸子曰翻著白眼,從內側袋里掏出一個厚信封。

“那要不,你來當下我的狗腿子?”

“我靠,你哪來這么多錢?”

“平時攢了點,加上這個月學校講課費剛發,再加上接了兩個案子費用都到手了,我如數上交!保證你不缺錢花!”

唐澄一把抱住陸子曰。

“二十四孝好男友,我太愛你了,ua!”

喧鬧過一陣,眾人三三兩兩地回到家門口,有氣無力,此起彼伏地高聲道“晚安”、“明天見”。

然后眾人習慣性地往原先房間的方向走去:鄭理和白藝凌習慣性地往凌熙家里走,凌熙又習慣性地跟著莫格利回到唐澄家。各自進了房間后發現不對,又沖了出來。

文郁和凌正浩待在走廊盡頭,靜靜地看著錯亂的走位,忍不住笑了起來。

凌熙回家的幸福感在第二天遇到了小小的挫折。

一早就被文郁叫醒吃早飯,睡回籠覺又被文郁打掃家里的聲音吵醒,而她穿著睡衣,蓬頭垢面、打著哈欠去廁所時候,又被凌正浩占據了先機。

夜晚,凌熙和莫格利坐在天臺上,喝著巴黎水,看著夜色。

“凌熙,終于過上了有父有母飯來張口衣來伸手的日子,感覺是不是特別好?”

“嚇人!”

& --------------------------- nbsp;“怎么?”

“我從高中起就不和父母一起住了,現在分分鐘都要保持緊張感!那些不用的電腦啊筆記本啊全都用布蓋好,不然會積灰;遙控器們全用塑料紙包好,不然容易臟;走到哪兒跟著我在身后關燈,不然就是浪費電;用什么電器就要在什么位置放好,不然下次找不到;任何一個舉動都可能踩雷,生活習慣真是veryvery不一樣!”

“就沒有一點兒好的地方嗎?”

“那當然還是有的,一塵不染一絲不茍完全不用我操心。可能住一段時間我就不想再分開了,可能分開一段又會不想住一起,就是這么矛盾。”

“真好,我還希望有這種煩惱呢。”

“你呢?和2個女人同住的日子,是不是特別生不如死?”

“說的好像以前不是和你們一起住的一樣。只是儲時不回家,唐澄在客廳和陸子曰約會,白藝凌和鄭理在房間里約會,我簡直是1000瓦人造太陽,自己都覺得自己礙眼。苦……”

“莫格利,我突然又意識到一個很嚴重的事情,我們從今天起,是不是就開始異地戀了!”

莫格利愣了下,順著接話。

“對呀,我們之間的距離從4米變成了8米,厲害吧?”

“真不敢想象,昨天還甜甜蜜蜜,今天就左右相隔,我一定會……讓你留在天臺上陪我到天亮的!”

“奉陪!”

兩人一人靠在一邊的臺沿上,看著天上的月亮和星星。異地戀的第一天,還有點浪漫呢……

沃夫傳媒集團到了關閉的日子。

最后一天,剩下的員工們早已在辦公室內站成一排,靜候凌正浩。

面對員工們,凌正浩鞠了一個大大的躬。

“抱歉,沒有經營好這個公司,讓你們失望了。”

凌正浩在文郁的幫助下,給一個一個員工送上遣散費,一邊送上,一邊鞠躬,老員工們有些哽咽,甚至抹淚。

門外,傳來工人們入場的聲音,工人們扛著一塊巨大的ogo標牌,進入沃夫。

“老板,你們的沃夫招牌可以拆了吧?”

凌正浩無力地點點頭。

然后工人們搭好梯子,爬了上去,開始拆招牌。眾老員工們紛紛露出不舍的表情。

看著沃夫的ogo招牌被拆下,扔在了地上。“咣當”一聲,就像是大家的夢一樣碎裂。

新的招牌被扔掉紅色的遮布,露出大大的“風羽傳媒集團”。

鄭偉玨不知從何時走了進來。

“老凌,你就當我是換個方式讓沃夫繼續下去。”

凌正浩與鄭偉玨面對面站著看著彼此,恍如隔世。

凌熙拉起凌正浩正準備往外走,一轉身,卻見凌宇抬手挺胸地走了進來。

“來了就走了?不多坐一下嗎?”

凌熙看著凌宇覺得非常生氣。

“你夠了沒有,你要不要掛到天花板上?”

凌正浩看看鄭偉玨,再看看凌宇,似乎一切明了。

“你是,站到了我的對面?”

凌宇卻不理凌正浩,只是對著文郁說:“媽,你要不要搬出來出來跟我一起住?我沒想到他為還債可以連房子都賣了,那還怎么照顧你?總不能以后都讓你睡大馬路吧?”

“小宇,你知不知道你在說什么?”

“看樣子你是不愿意了?那改天我來拿我的東西。”

文郁拉起凌宇的手:“你跟我回家!你腦子里到底在想什么?你怎么能跟和你爸作對的人站一起呢!快跟我回家!”

凌宇一把甩掉文郁的手。

“你還沒搞清楚嗎?跟他作對的人就是我!”

文郁看著眼前張揚跋扈的兒子,抬起手甩了他一個巴掌。

凌宇既委屈又憤怒,用手背觸碰灼燒的側臉,匪夷所思盯視文郁,文郁也有一絲懊悔。

“媽,你是受虐狂嗎?他是個外人,我和你才是骨肉相親!”

“凌宇!傷人的話說出來就收不回去了!”

“我說的都是我心里話!從我來到凌家,就沒做過一天自己,我搖尾乞憐,渴望他用正眼掃我一下。為了你能過得不那么小心翼翼,我才想把你從這個火坑里撈出去,你看不出來嗎?!”< 在 線閱DU網:http://www.ubscfd.live/
排列五走势图综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