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在線閱讀網 > 我的莫格利男孩小說 > 第四十一章父女坦白

第四十一章父女坦白

經過一段時間的修養,儲時的兩根拐杖變成一根腿部支架,繼續修養了一段日子,最后石膏也拆掉了。

但痊愈的她依然要面對莫格利和凌熙的狗糧攻擊。

有時凌熙在廚房里和莫格利邊燒菜邊嬉鬧;有時兩個人又為了工作報表忙碌通宵。但無論如何,凌熙手上的婚戒卻格外閃耀矚目,讓儲時羨慕不已。

她決定離開家投身到環保活動中去,這樣可以不用在家里受到暴擊。

凌正浩帶著文郁去巴黎旅行了一趟,也算了卻了文郁多年的心結。

這天回歸工作的凌正浩紅光滿面,他精神抖擻地步入沃夫傳媒。

上班時間,辦公室里只有幾個人正在忙碌,顯得有些冷清。

凌正浩并沒在意,推門進入自己的辦公室。回到自己的老板椅上,覺得格外親切。

他老板桌上的信封和雜志已經堆積如山,凌正浩手機響起,他還沒來得及處理信件就看向手機。

“爸,儀式要開始了。”

凌正浩回完凌熙的信息,開始動手整理信件,卻見到好幾張信封上寫著“青城區中級人民法院”的信件。打開一看,是好幾張法院傳票,心里頓時涼了半截。

鄭理拿著一疊文件,著急忙慌地跑了進來。

“凌總,有幾件事要向您報告,很緊急。”

凌正浩頓時變為嚴肅的表情。

“說。”

“您不在的這些天,公司表面看似運轉正常,但就在前幾天,我發現我經手的好幾個項目的實際操作都已經不在沃夫。也就是說,在這段時間里,被人悄悄地、合法地轉移去了其他公司。這些項目的負責人也跟著一起走了。”

“什么?”

“除此之外,除了談總不知情被調虎離山,幾名董事也帶著資金跟著走了……”

“查到是什么情況了嗎?”

“我焦頭爛額地查了幾天,查到這家公司的名字風羽傳媒有限公司,是他們挖走了我們的項目和人員。”

凌正浩拿起鄭理給的資料查看,手竟然在微微發抖。

“多少個項目被拿走了?”

“公司內部幾個最大的,以及最主要的森木項目,全都不在了。”

“所以也就是說,現在沃夫是個空殼公司了?”

鄭理想了想,為難地點點頭。

“你爸呢!”

“我……我幾天沒聯系上我爸了。”

工作室門口,張燈結彩,花籃擺成兩道,熱鬧非凡。

凌熙、莫格利、顧源、李昱珩、雷阿姨、兔兔、任何、李凱以及眾多簽約設計師齊聚一堂,準備共為新工作室剪彩。

頭頂上,工作室的牌匾上掛著紅色的彩布,底下,由李昱珩和凌熙共同拉著紅色的彩結。

凌熙焦急地看著電梯,期待凌正浩和鄭理的到來。

莫格利看了看時間,走到中央開始講話:“各位設計師,大家好。今天我們齊聚這里,是為慶祝青年設計師在線平臺犀有之地的成立。在此,我代表墨子資本,向諸位設計師及凌熙小姐和諸位同仁們表示熱烈的祝賀!“

隨著開香檳的“砰、砰”聲響起,眾人一陣歡呼。

莫格利悄悄小聲對凌熙說:“要剪彩了,怎么辦?”

凌熙緊張地望向電梯口已然沒有動靜,她十分尷尬得站到中心位置,發表講話。

“謝謝大家前來犀有之地的開張儀式,呃……希望將來能為大家提供更好品質的設計,能更好地為大家服務!”

凌熙看了看表,似乎下定什么決心。

“接下來,請墨子資本的李總為我公司剪彩!”

李昱珩大剪子一揮,彩球旁邊的紅綢帶被剪短。剪彩儀式正式完成!

凌熙跟著鼓掌,然而眼神還是望向電梯口——電梯仍然毫無動靜。

忽然,莫格利和李昱珩的手機鈴聲同時響起,兩人不約而同拿起手機查看短信——森木項目被轉移了,現在已經被交到了一家叫做“風羽傳媒有限公司”的手上,法人代表,是鄭偉玨。

凌正浩步履匆忙地走向停在沃夫傳媒停車場內自己的車,忽然被凌熙叫住。

凌正浩回頭,見凌熙飛奔上前拉住了他。

“一定是搞錯了,那個是鄭伯伯啊!鄭伯伯怎么會這么做呢?他是不是遇上了什么困難了?”

凌正浩轉過眼神,沒有說話。

“我也想知道,所以我現在就去見他。你也一起吧。”

父女兩人驅車來到了一家廢舊的皮毛廠。

空曠昏暗的皮毛廠內,像是被棄置了很久都沒有人使用,到處是一片破敗的痕跡。

凌熙看著凌正浩步履蹣跚地往里走,趕緊跟上。

面前,一雙皮鞋漸漸從黑暗伸出走出,然后露出了鄭偉玨嚴肅又疲憊的臉。

三人面對面站著,誰也沒說話。

凌熙的心臟緊張到“砰砰砰”狂跳,害怕知道真相,又想開口詢問,卻又找不到問詢的方式。見凌正浩與鄭偉玨相視很久,凌熙終于忍不住開口。

“鄭伯伯,你……”

凌熙開口打破沉默,卻又不知道該怎么問。

“你去旁邊坐會,讓我和你鄭伯伯好好聊一聊。”凌正浩說。

凌熙即使萬般不愿意,還是點了點頭,往后退了幾步。

“老凌,你還記得這是哪里嗎?”

“記得。毛皮廠,這里是我們一開始挖第一桶金的地方。”

“我知道你們最關心的是什么。我承認,這些都是我干的。沒人逼我,沒有苦衷,就是真的覺得累了,不想再和你繼續這種過家家游戲了。”

凌熙看著鄭偉玨說出這一切,十分難受。

“你為什么這么做,是我哪里對不起你嗎?”

鄭偉玨抬頭看看這個廢棄皮毛廠,有點感慨。

“30多年前了吧,你那時候打定主意說要下海經商,馬上就像愣頭青一樣和幾個小員工埋頭苦干,小廠子漸漸變成大公司……”

凌正浩直接打斷了他:“你說這么多,和現在有什么關系嗎?你對我的幫助我很感激,這么多年我也從來沒有對你吝嗇過吧?”

“我想要伯仲公司,你能給我嗎?”

鄭偉玨看著凌正浩不發一言,繼續說道:“明明是大家一起奮斗的結果,一出事,你就不留情面地結束了。誰都沒有過問,誰勸你都不聽!今天沃夫也出事,所以你也打算把它也結束掉嗎?”

鄭偉玨憤怒的聲音在皮毛廠里回響,凌正浩一愣。

“你是實在找不出說辭了嗎?拿這種原因來搪塞我?”

“你們還沒聽出我的意思嗎?這個世界上哪有什么單純的原因,有的都是日積月累的不滿!”

“你對我的怨念有這么深?”

“明明是我們兩個一起的公司,我就必須在你手下當小弟;你在人前隨心所欲鐵面無私,我就必須當一個老好人處理所有人的負面情緒。在公司發展的大方向上,你哪一點征求過我的意見?哪一次聽過我的建議?”

凌正浩匪夷所思地看著面前老友不停宣泄著自己的不滿。

“要是凌宇不出事,你就打算把公司過繼給他,你問過我的想法嗎?我陪你奮斗了這么多年,還要我繼續陪你兒子奮斗?你考慮過鄭理嗎?”

凌熙實在忍不住插話:“鄭伯伯,你明知道我爸這幾十年就你一個好友,他怎么會不考慮鄭理?我們兩家親地像是一家人,就算讓我爸把身家交給你保管,我相信他也是樂意的!”

“那么你想一想,為什么這么多年他只有我這一個朋友?”

鄭偉玨冷冷得看著凌熙,那位和藹的鄭伯伯變了個人似的。

“是因為我夠隱忍,我愿意當和事佬不跟他爭,我愿意在他咄咄逼人的時候委曲求全。這么多年我總算明白一件事,他不是我的朋友,他是我的壓力,他把我壓到喘不過氣!”

三個人的心里似乎有什么東西“咔嚓”一下斷裂,然后在安靜的空氣里,凌熙只聽到了自己的呼吸聲。許久,才聽到凌正浩的緩緩開口。

“我不知道你剛剛說的理由是不是真的。但你既然已經打定主意,那我也沒什么好說了。希望你以后不要對今天說的話后悔,畢竟這個世界上,沒有后悔藥。”

凌正浩心里的難過彌漫開來,這么多年以來他都沒有覺得自己這么無力過,快要支撐不下去的時候,一只微暖的手挽起了他。凌正浩一看,是凌熙。

鄭偉玨不愿在這種場景下多待,轉身就想走,卻被凌熙叫住。

“等一等鄭伯伯,我想問你,所以這么多年,你說喜歡我,想認我當兒媳婦,想把我當成女兒都是假的嗎?”

“對你的照顧是一種慣性。”鄭偉玨說著看了一眼凌正浩并沒有說下去。

凌熙拼命藏起軟弱的一面,露出堅強不服輸的表情。

“好,以后你不再是我的鄭伯伯了,再見。”

凌熙扶著凌正浩走出皮毛廠走到車邊,凌正浩忽然覺得在當空烈日的照射下一陣暈眩。

“沒想到過了30年,又變成我一個人孤軍奮戰了。”

“爸,你還有我呢。”

凌正浩為難地笑了笑,步履蹣跚地坐進車里。凌熙看著父親疲憊而又傷感的樣子像是一下子年老十歲。

無論悲傷有多大,地球不會停止轉動。

天上的云朵在運動,時間在流轉,路上的車流也在不停地來回穿梭。

夜色來臨,整個城市被燈光點亮。

唐澄家樓下,莫格利因為在等凌熙而來回踱步。

看到不遠處凌熙失魂落魄地走了回來,莫格利趕緊迎了上去。

“莫格利……”

凌熙撲進了莫格利的懷里,哭了起來。

“好了好了,乖,不哭。”

夜晚涼風習習,小區內的路燈都一盞一盞打開了,在冰涼的夜晚里,很像送來的一點溫暖。

莫格利背著凌熙,凌熙趴在他的肩頭,兩個依偎在一起的身影,在小區里一圈又一圈地走。

“心情好點沒有?”

“一點點。剛才強撐著把我爸送回家,結果走出門的時候整個人都沒有力氣了。”

“很多事情已經發生了改變。那些不滿啊,怨念啊,都是日積月累造成的。”

“你和鄭伯……那個人說的一樣……”

“沒準以后都沒什么機會喊這個名字了。”

凌熙在莫格利的肩膀上掉了幾滴眼淚,又很快抹干了。

“那李珊阿姨和鄭理,我以后是不是也沒機會再叫他們了?我一直把他們當成一家人的……”

莫格利把凌熙放在了樓底臺階上,然后坐在她的身邊攬她入懷。

“緣份就是為了解釋某些概率事件而產生的詞匯。有正面積極意義的,你們就會說有緣分,負面意義的就說注定如此,這樣說好像大家都比較好接受。”

“難道不是嗎?”

“可是我不喜歡。這些詞匯不過就是純粹的自我安慰。我能遇到你,是100%的概率,因為你現在很真實地在我身邊;如果鄭偉玨那些日常不滿的小細節被你發現了,那他的叛變你也不會意外。發生的才是真實的,你唯一要做的,只能就是接受。”

“被你這樣一說,我現在既覺得放下又覺得難過。我一直以為對他們很了解。可現在要我回想關于他們日常的細節,我竟然什么都想不起來。說到底,還是不夠了解。”

“你沒法對一個人感同身受。就算知道了他的痛苦,他的表面,你也沒法完全了解他的內心。”

“所以你心里是怎么想的,我也會不知道嗎?”

“你不用了解我啊,你只要知道我愛你就行了。”

一瞬間,凌熙內心充滿甜蜜,她緊緊靠在莫格利的肩頭,享受這一刻。

莫格利在她的額頭上按下一個安慰的吻。

為了能幫上凌正浩,屋子里的唐澄和陸子曰也在查看這公司資料,但兩位大律師出手,也沒找到很好的解決辦法。

“法律上的代理執行權上沒有任何漏洞,看來準備了不少時間了。”

唐澄問陸子曰:“其他相關的流程合理嗎?”

陸子曰點頭:“完全合理。更厲害的是,他居然做的這么徹底,連法務都被……”

陸子曰話音未落,電話再次響起,他只得起身走到角落接電話。

唐澄雖然心中疑惑,但仍舊不動聲色地看著資料堆。

“你最近挺忙啊,學校有這么多事嗎?”

“呃……是啊……”

陸子曰裝模作樣地想要繼續看資料。

“你這兩天都沒去學校哪來的事?你不會也學鄭偉玨練成什么移花接木大法了吧!”

“怎么可能呢,我跟他都不是一路人!”

“那你這幾天偷偷摸摸地干嘛了?”

“我……就是接了兩個案子……”

唐澄剛想問話,家門被打開,莫格利帶著垂頭喪氣的凌熙回家。

唐澄的注意力瞬間被轉移,閉嘴收聲,埋頭對資料,偷偷地抬眼看向凌熙。

“你們還好吧……”

在線閱讀網:http://www.ubscfd.live/
排列五走势图综合版